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562|回复: 16

小说--知青骆驼(第1-2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31 21: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骆驼(小说)

【内容简介】

北京的中学生骆驼,自小就有个从军梦,初中毕业后,阴差阳错地到了隶属于东北军区的生产建设兵团。

  到兵团后,骆驼经历过失落,收获过友情,踏足过江湖,卷入过纷争!

  骆驼不久前跟别人打架被打破了头,一次闲极无聊,骆驼找民间异人摸骨算命,却被误认为已经开了天灵,具有潜在的通灵能力,自此以后便惹上麻烦,被骚扰不断。

  传说上古时候,正义的黑龙“秃尾巴老李”在观音帮助下打败了邪恶的白龙,观音在白龙跌落的百里沼泽抛下一瓣莲花将其封禁,从此这个凶险的沼泽就叫做莲花泡。

  抗战时期,江湖志士“李司令”就曾在莲花泡里与日寇周旋,留下了许多佳话。

  有人想借助骆驼的人脉,渠道和超能力,寻找莲花泡里那些虚无缥缈的遗迹以获其所需。

  骆驼本不是一个要求进步的人,却阴差阳错的几次见义勇为:勇斗疯牛,火场救人,反抗恶势力等等。

  这是真实的故事,却又夹杂着太多解释不清的东西。


作者:苏放(任树范)

2022年5月於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1 21: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引 子

  学校主楼前的广场,红旗招展,人声鼎沸!
1
  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方,高高悬挂着红色的横幅,一排大字苍劲有力:热烈欢送69届革命战友奔赴北疆!
1
  今天,又有200多名毕业生,即将离开学校,离开北京,开启上山下乡的征程!
1
  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有区委区政府、区教育局的有关领导,学校革委会和军训团的领导,街道革委会的代表,还有东北建设兵团的代表等。
1
  大会依照预定流程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台上的发言慷慨激昂,台下的同学们热血沸腾!欢送大会已经到了尾声!
1
  坐在区政府领导旁边的学校军训团政委石北上的脸上,显露出满意的笑容。
1
  “同学们,战友们,出发的号角已经吹响,让我们登上时代的列车,怀揣革命理想,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奔赴祖国的边疆,投入反修前线的战场!”
1
  鼓号队奏起了进行曲,现场气氛瞬间高涨,群情振奋!欢送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1
  同学们相继退场,排着队登上停在学校门口的大公共,准备前往火车站。
1
  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阵混乱,一个身穿黄色军装的青年人,正抡着手里的军用挎包,向队伍中一个高个儿青年的头上砸下去!
1
  旁边的地上,已经被他砸趴下一个了,满头满脸都是血!
  “骆驼,小心!”
1
  高个儿青年正在排队准备上车,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外号,回头一看,见自己的发小儿梁勇胜已经受伤倒在了地上!
  没等骆驼察明情况,他自己的头上也突然遭到重重的一击,顿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1
  现场一片混乱,人们纷纷躲避,让出来一个圈儿,圈儿外面的人使劲往里挤,最里边儿的人拼命撑住不敢靠前!
1
  上车的队伍已经完全乱了,好多已经上了车的同学又纷纷跑下来看热闹!
1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啊?”
1
  “谁跟谁呀?”
1
  鼓号队的演奏仍在继续着,但节奏明显的有些杂乱。
1
  坐在地上的骆驼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只感觉一股热乎乎的粘液,从头发中渗出来,流过额头,又透过眉毛往下流淌,睁开眼睛时见到的是一片殷红!
1
  用手抹开糊着眼睛的血,骆驼才见到,有个身穿黄色军装的人,正气焰嚣张地指着自己叫骂着,他的另一只手上拎着个沉甸甸的军挎!
1
  原来是他!
1
  骆驼慢慢地支撑起身体,手边却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那是小半块碎砖头,骆驼把砖头握在手里,慢慢站起身来,迎着那个人走过去!
1
  黄军装冷笑了一声,再一次恶狠狠地抡起他的军挎!
1
  但是,没等他砸下来,满脸是血的骆驼突然猛扑过去,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1
  装着板砖的军挎被压在二人的身下,小半块碎砖这时却发挥出了优势!
1
  骆驼用左手锁住黄军装的脖子,右手用砖头一下接一下狠狠地砸下去,黄军装试图挣脱,但毕竟骆驼身大力不亏,死死地压制住了他!
1
  和黄军装一起来的还有五六个人,他们刚要上前动手帮忙,就被周围骆驼的小伙伴儿们拦住了!
1
  这些都是高年级待分配的同学,因各种原因赖在学校不走,从打骆驼这届学生进校,就总是被他们欺负!
1
  但是今天没有人再怕他们,因为今天六九届人多势众,而且马上就要离开北京了,不怕他们报复!
1
  再一个原因,今天大家的心情都很郁闷,正愁没有地方发泄呢!
1
  这五六个人见围着他们的众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站在一旁观望!
1
  遭到骆驼一阵狂砸之后,黄军装完全丧失了抵抗力,或者说他已放弃了反抗,一动不动地任凭骆驼一下一下地朝他的头上脸上砸 着!
1
  “骆驼,行啦!”有人开始劝骆驼!
1
  “别打了,骆驼快住手!”
1
  “保卫组的来了!”
1
  远远的,一群胳膊上戴着红箍,手提棍棒的人跑了过来!
1
  学校的保卫组归革委会管,除了在编的几个行政人员以外,更多的是一些留校的或待分配的往届毕业生。
1
  他们平时负责学校里的治安秩序,也负责对校内“黑五类”分子和不良学生的监督管束!权力使他们对其他教师和学生们表现得盛气凌人,趾高气扬!
1
  “让开让开!”
1
  当他们气势汹汹地分开众人走过来,看到满脸是血的骆驼,和倒在地上的一个血人后,也都吓了一跳!
1
  “这这怎么回事儿?”
1
  “打架了呗怎么回事!看不出来呀?”有人回答道!
1
  这应该是今天就要出发的同学,要不然也不敢对保卫组的人这么说话!
1
  “因为什么事儿打起来的?”
1
  “人都这样儿了叫他怎么回答?在这瞎问!还不赶紧让他们看伤去!”
1
  几个发小儿簇拥着骆驼去了医务室!
1
  其实,最清楚这次打架事件起因的,就应该是骆驼和他这几个发小儿了!
1
  今天早上离开家的时候,小哥儿几个心情都很不好!
1
  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又从来都没出过远门,突然要离开父母,跑到几千里以外的东北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1
  一起去学校参加欢送大会,往学校走的路上,大家都很郁闷,横成一排默不作声地低头走着。
1
  快要到学校门口儿的时候,后面有个骑自行车的不停地摇铃铛,大家手里都拎着随身的包裹,没有及时给他让开路,所以当他超过去时,用蔑视的眼光瞥了大家一眼,脸上充满了不屑!
1
  嘴里还骂了一句:“小痞子!”
1
  “臭傻逼,你丫骂谁呢?犯什么照啊?找抽是不是!”
1
  最快做出回应的,竟然是平时胆小如鼠蔫儿了吧唧的小个子张国政,这是一个遇见事儿就溜的主儿,今天却红着眼睛主动叫嚣,发起挑衅,比谁脾气都大!
1
  那人还真的停了下来,不慌不忙地把他那辆时髦的二六锰钢凤凰车往马路中间一支,面对骆驼他们六七个,毫不畏惧,张嘴就是脏口儿!
1
  “你们丫会不会走道儿,这马路是你们家开的吗?都横着走,他妈属螃蟹的?”
1
  此人身量不算太高,上身穿一件高原黄的军装,下面是警蓝的裤子将校靴,头戴马裤尼军帽手握着一根弹簧锁,肆无忌惮地走过来!
1
  骆驼见过这个人,他是高年级的学生,经常在学校里横冲直撞,嚣张的很!是所谓老兵那一派的,这个帮派在各个中学里都有势力,其中好多人家里都是有背景的,他们连军训团都敢顶撞,更别提校革委会了!
1
  在黄军装嚣张气势的威慑下,张国政悄悄退到了骆驼和梁勇胜的身后不再言语。
1
  见没有人回应,黄军装鄙夷地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今天你们这帮小痞子就要去东北了,跟人家苏联边防军打仗去,指不定能不能活着回来呢!看在这个份儿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都滚蛋吧!”
1
  说罢便去推他那辆自行车!
1
  太张狂了!太侮辱人了!
1
  黄军装的话,彻底激怒了小哥儿几个!
1
  “抽丫挺的!”
1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吆喝!
1
  哥儿几个一拥而上,把黄军装按倒在地,你一拳我一脚,发泄了一通!
1
  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1
  反正一会儿就上火车走了,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1
  黄军装没想到,这帮平时毛儿都不敢呲一下的小屁孩儿,居然真的敢跟自己动手,还是先动的手!
1
  挨几下打倒没什么,面子太挂不住了!
1
  “好,你们等着!”
1
  他狼狈地爬起身来,找到自行车,推起来就走!
1
  可是,这自行车别说骑,连推都推不动了!
1
  在大家围殴黄军装的时候,张国政却在一边跳着脚地踹这辆车,前轮的瓦圈全给踹瓢了!
1
  在大家的哄笑中,黄军装只好扛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走了!
这就是后面流血事件的起因!
1
  学校的医务室,校医已经处理完了梁勇胜的伤口,再来看骆驼的,不由得心里一惊,伤口正处在头顶正中间的地方,用手轻轻一按,软软的,里面好像还游离着几块碎片状的东西。
1
  “好危险啊!”
1
  校医突然莫名地想起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一句台词:“好枪法!天灵盖都打碎了!”
1
  剪掉创口周围的头发,清理污血,创口中还有少量的血在渗出。
1
  “怎么样,需要去医院吗?”
1
  校医回头一看,是军训团的石政委在问话!
1
  “伤口不大,可以不缝针,但是有点儿深,最好是住院观察观察!只要没伤到神经……”
1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今天就走不了了是吗?”石政委打断了校医的话,焦急地问道!
1
  石政委能不着急吗!
1
  今年的毕业生分配工作比以前要困难很多,因为原则上这届毕业生要全部上山下乡,留城的比例一个都没有,这是死命令!
1
  学校的革委会是在军训团主持下的校内各派大联合后,不久前才组成的领导班子。
1
  他们表面上联合了,可一直面和心不和,整天争吵不断,工作上互相拆台,互相推诿,极不好管理!
1
  鉴于此,军训团只好把今年六九届毕业生上山下乡的工作接了过来。
1
  这届的毕业生的分配方向有内蒙兵团、东北兵团、东北农场、吉林插队和云南农场等五个地方,就属东北兵团人数最多,工作量也最大!
1
  从筹谋策划到宣讲动员,从报名审核到制定名册,再到户口迁出、行李发运、发放服装等,都做的很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差池!
内蒙兵团半个月走的,东北兵团今天走了以后,剩下的应届毕业生,就不多了!
1
  欢送大会已经开完了,只要同学们顺顺利利地上了火车,今年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多一半!
1
  眼看大功告成!工作进展的很顺利,谁也没想到就差一哆嗦,竟节外生枝,出现了这样的流血事件!1
1
  参加今天欢送活动的,有区委、区政府、区教育局的有关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和街道居民的代表,市里有关部门也派来代表,还有党报和其他报刊杂志的记者!
1
  本来是一件非常露脸的事儿,眼瞅着即将就要变成一场事故,真是太让人糟心了!
1
  所以石政委才会这么着急地问!
1
  校医正不知道怎么回答,骆驼忽然接过来说道:“轻伤不下火线!怎么就不能上火车了?我们要去的这可是反修前线!石政委您说,就因为这点儿小伤我就退缩了,那不成战场上的逃兵了吗!”
1
  石政委愣了一下,马上被骆驼的豪言壮语给说感动了,过来紧紧拉住骆驼的手用力握了一下,又拍了拍骆驼的肩膀。
1
  “说的好!这才像一名即将奔赴前线的兵团战士!”

  其实是,骆驼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1
  刚才这场架,打得不算太吃亏,还略占了点儿便宜!
1
  可是,当被人拉开之后,骆驼马上就意识到,这事儿麻烦大了!
1
  一是怕那孙子日后报仇,丫在学校里也算是个人物儿呢,凭他们那派在校的势力,丫绝对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1
  第二是怕这么一来,被学校扣住,今天不让上火车了。
1
  本来底儿就潮,进过两次派出所办的学习班儿了都!
1
  这回,万一那孙子真有个好歹的,那可就瞎啦!甭说离开北京,恐怕又得三进宫!
1
  骆驼正在那儿犯愁呢,听到石政委问话,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顺口就接了上面那一句!
1
  没想到得到了石政委的夸赞!
1
  旁边保卫组的那几位,见石政委对骆驼赞许的态度,也马上凑过来!
1
  “石政委,您知道领头儿闹事儿的是谁吗?”
1
  “是谁?”
1
  “他外号叫马猴,是一直反对军训那一派的,大联合没让他们进革委会,他们一直就心怀不满,我看他们这次这是成心捣乱!”
1
  “真是无法无天!”石政委生气地说:“他们人呢?”
1
  “跑了,动手的时候马猴也受伤了,可他们不敢来医务室看,有可能去医院了!”保卫组的人回答。
1
  “因为什么打架,调查清楚了吗?”石政委问。
1
  “正在调查!”
1
  “我来说吧!”不知道算不算恶人先告状,骆驼恰逢其时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1
  “那个高年级的同学说,我们去东北是送死,不会活着回来了!我们不服气,就跟他吵了起来!”
1
  “后来,我们都上了车了,他又找来了好几个人,把我们拽下来就打,把梁勇胜和我俩人都给开瓢儿了!说让我们别想出北京!”
1
  骆驼越说越委屈,自己都快把自己给说哭了!
1
  这席话,更是把石政委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
1
  “石政委,这明显是破坏上山下乡啊!这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啊这是!”保卫组的人政治嗅觉灵敏,立马上纲上线!
1
  “好,你们立刻开始调查,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1
  石政委一边下指示,一边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亲手戴在骆驼缠满绷带的头上。
1
  “来,戴上戴上!别破伤风喽!”
1
  “我跟你一起去车站,我倒要看看,是哪一个让你出不了北京城!”
1
  石政委的名字叫石北上,是当初红军长征,北上抗日的途中出生的,父亲是红军的一个将领,也是解放后第一批授衔的将军。所以,他刚满17岁就理所当然的进了部队,十几年的磨砺,30岁时晋升到副团级。
1
  前年,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根据毛主席的指示,下达了“三支两军”的命令,军训团进驻学校,三十二岁的石北上就任学校军训团的政委!
1
  进入学校以后,石北上政委首先主持了学校各派的大联合,组成了新的领导班子!对在校学生进行军训,提高他们的组织纪律性!
1
  两年多了,军训团多次圆满地完成上级交予的各项任务,校园秩序逐渐恢复正常,教学工作逐步展开,一切都很进行的顺利!
1
  因工作出色,石政委多次受到上级的各种表彰!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1
  这个时候,谁想搞他的破坏,那就是阻断他的政治前途!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1
  石政委带着骆驼等人,匆匆赶往火车站!
1
  火车站的站台上,各种各样送别的场面,有依依惜别,难舍难离的!有胸怀大志的,侃侃而谈的!还有一家人相拥而泣的!
1
  见到石政委带着骆驼一众人等来到站台,一个等候多时的革委会成员把石政委叫到一边。
1
  “石政委,有麻烦,公安局的同志来了!”
1
  “什么事?”
1
  “他们要把刚才在学校里打架的人带走!”
1
  “是因为那个被打的受伤很严重吗?”
1
  “不是,他受的伤看着吓人,其实不重!”
1
  说着,校革委会的人附在石政委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可石政委听罢却突然翻脸,大发雷霆之怒!
1
   “少跟我摆老资格!他父亲是抗日老兵,我还参加过长征呢!他胆敢让火车晚开一分钟,我就直接拽他去中央评理去!”
1
  “他这是想阻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历史洪流!开历史的倒车,我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胆量!”
1
  说完这话,石政委便正气凛然地站在站台上,直到看着列车徐徐地驶离北京火车站!
1
  就这样,骆驼脑袋上缠着绷带,头顶着军训团政委亲手赠送的军帽,意气昂扬地踏上这列火车,逃离了北京这个“后患无穷”的是非之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1 21: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众知青赴北疆踌躇满志  王营长讲战事脏话连篇


  1969年,秋。1
1
  一趟专列行进在北方的田野上,车头上扎着一个红布做成的大红花,红花的飘带随着列车的疾驰在车头的两边飘动、飞扬。

  深绿色的车厢上,贴着“上山下乡光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屯垦戍边保卫祖国!”等振奋人心的标语。
1
  车窗里,时不时的传出热情激昂的歌声。
1
  铁路沿线的人们,对此番景象早就习以为常,平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1
  入夜。
1
  懵懵懂懂,半梦半醒中,骆驼感觉很乏很累,不想睁开眼睛,想再迷瞪一会儿。
1
  可是,头顶上怎么这么疼啊?一跳一跳的,象是有人在用凿子一下一下的敲。
1
  “咣当!咣当!”
1
  不对!
1
  这像是火车轮子有节奏地撞击铁轨的声音!
1
  骆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想起来了,这正是在开往东北的火车上呢!
1
  这是在上山下乡的路上!
1
  骆驼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1
  车窗外黑漆漆的,应该已经半夜了。
1
  大部分同学都在睡觉,有的在座椅上相互依靠着,有的躺在过道上或座椅的下面。
1
  行李架上,一条腿耷拉下来,随着车厢的微微摇晃有节奏的摆动。
1
  这趟不仅改变了骆驼的命运,也改变了这整整一代青年生命轨迹的专列,载着上千名十六、七岁的北京学生,一路向北,驶向那个听起来荒蛮恐怖又神秘刺激的地方--北大荒!
1
  “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骆驼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当上解放军了?
1
  出发前,每个人都领了一套黄色棉服和军大衣,听说到了边疆还会发枪,每当想到这里,骆驼就兴奋不已!
1
  几乎所有被批准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同学都会认为,不久的将来,就会身穿绿色的军装,手握钢枪,在边境线上巡逻站岗,面对磨刀霍霍的现代修正主义敌人,自己就会像书里、故事里、电影里的革命先辈一样,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杀敌报国,守卫边疆!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1
  列车刚离开北京站时候的那种离别的伤情,已经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新生活的好奇与向往。
1
  这不,都快半夜了,车厢头儿上的一群人还聊的热闹呢,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哄笑,骆驼就是被他们吵醒的!
1
  骆驼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一帮同学围着一个身穿旧军装,面孔黝黑的大汉!
1
  那人正在起劲儿的讲着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围坐的同学们都在兴奋的倾听。
1
  “说什么哪,这么带劲儿?”
1
  因为是靠在车窗边儿上坐着睡的,骆驼感觉腰酸背疼,想起来活动活动,顺便上趟厕所,便从车厢里横躺竖卧的人身上迈了过去。
1
  “骆驼,过来过来!”
1
  骆驼的发小儿,小个子张国政招手喊骆驼。
1
   “王营长,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骆驼。”
1
  这个王营长上下打量骆驼,呵呵一笑,操着一口山东味儿的东北话。


  “傻大个儿!是像个骆驼样儿,坐这儿吧!”
  “您是营长?那您先等会儿,我先撒泡尿去,这就回来!”
1
  挤到厕所门口儿,那儿已经有好几位等着呢,说里边儿的人已经进去半天了,锁着门就是不出来。
1
  “里边谁呀?”骆驼问, “是厨子!”有人说。
1
  厨子是骆驼另一个发小儿的外号,名字叫李卫群,叫顺了口儿了就是围裙,于是就有了厨子这么一外号儿。
1
  “厨子,吃棉花啦?拉线儿屎那?”
1
  骆驼敲敲门。
1
  门开了一条小缝儿,露出厨子的半张脸,一股烟味儿夹杂着尿骚味儿冲了出来!
1
  “骆驼,进来抽两口?”
1
  “你先把门打开!”
1
  门打开了,里边儿挤着厨子和另一个同学,俩人手里都夹着半截儿烟卷儿,脑袋探出门儿来小心翼翼的左右巡视。
1
  “别瞎踅摸了!没人管咱们!用不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出来大大方方的抽!”
1
  “咦?也对哈!咱不偷不抢,自己花钱买的烟,谁也管不着了!”
1
  俩人说着从厕所里出来,外边等着的人看样子都憋急了,争着往里挤!
1
  “别挤啊!门都关不上了!”
1
  “关不上就别关了,怕什么的!女生别往里看不就得了呗!”
1
  “她们女生把另一头儿的厕所给占了,不许男生用呢!”
1
  “还是咱们男生风格高,女生要想进就进,随便!就是不许关门儿哈哈哈!”
1
  上完厕所回来,张国政给骆驼挤出个座儿。
1
  刚坐下,坐在王营长旁边的一个女生白了骆驼一眼,嘴里嘟囔一句:“臭流氓!”
1
  骆驼抬头一看,见这个女生穿着一件国防绿小翻领女式军装,里面红色高领毛衣,斜背军挎,腰扎武装带,梳的是当前流行的两把“刷子”,透着人特别的精神。
1
  她和骆驼是同班同学,叫秋红兵,是学校的广播员,好像是从哪个部委子弟学校转学过来的。
1
  听说那个学校解散了,因为严重脱离工农兵群众。
1
  转学过来当天,到班里她凡人不理,下课就直接跑去校革委会,一头扎进了那帮干部子弟的圈子。
1
  第二天,就被安排进了广播室。
1
  往后,就没见过她,一天天的光听她哇啦哇啦的在喇叭里叫唤!
1
  此刻,她正在用憎恶和挑衅的眼神盯着骆驼。
1
  “说谁那?”骆驼质问道。
1
  “说别人对得起你吗?”
1
  在一旁的王营长一看,怎么两个小孩突然斗起嘴来,感觉挺有意思,不但不劝解,反而火上浇油。
1
  “哈哈哈哈!咋地啦骆驼?他们都说你挺厉害的呀,怎么就没词儿啦?”王营长笑着说。
1
  骆驼坐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悻悻的瞪着这个气焰嚣张的女孩!
1
  “瞧瞧这眼珠子,瞪的跟牛卵子似的!咋地,是不是贼想削她呀?”
1
  王营长看热闹不嫌事大。
1
  “就他?敢动我一下试试!”
1
  秋红兵站起来冲着骆驼大叫!
1
  “我从来不打女的!你要是个男的敢跟我这儿递葛,早大嘴巴抽上了!”
1
  “你抽啊!你抽啊!”秋红兵还不依不饶。
1
  “哼!你也就是一女的……”
1
  骆驼气得咬牙切齿!王营长却哈哈大笑。
1
  “这就对了嘛!老话说,这好男不跟女斗--”
1
  “王营长!您又瞎说什么呀!”
1
  秋红兵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王营长的话!
1
  “您是不是喝酒喝多啦?”
1
  这丫头还真的挺厉害,敢跟营长这么说话!
1
  骆驼这才注意到,王营长跟前的小桌上摆着一个旧军用水壶和小半袋花生米,浑浊的空气中有一股烧酒的气味儿。
1
  见王营长略显尴尬,骆驼顺口接过来说:
1
  “您是不是说,是个男子汉就别光耍嘴皮子,嘴上呛呛呛的管个屁用!有本事战场上跟敌人干去!”
1
  言外之意是,我不是怕你,我是不愿意搭理你!
1
  天哪!我脑子怎么这么溜?话跟的挺快呀!骆驼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临场反应来!
1
  王营长借坡儿下驴: “是啊,老子就是要说这个,让你个黄毛丫头给打岔了!”
1
  秋红兵不服气的转头坐下。
1
  骆驼心想:“刚不是说我流氓吗?那我们就当着你面儿抽烟,就流氓给你看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气死你!”
1
  回过头一招手,“厨子!把烟拿过来!”
1
  厨子拿出烟,被骆驼一把连盒都抢了过来去,先递给王营长一根,然后自己叼上一根。
1
  “我说骆驼,跟我唠唠,你这是因为啥跟人干起来了呢?听他们说那人比你大好几岁呢!”
1
  王营长点上火,故意转移刚才的话题。
1
  “哦哦,那孙子好像是六七届的,也就比我们大两届。学校里这些比我们大不了几届的学生,就爱倚老卖老,从打我们69届刚入校,他们就变着方儿的挤兑我们,张嘴小逼崽儿闭嘴小痞子的,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捎搭我们几句!”
1
  “昨天学校开欢送会,在校门口碰上马猴,就是跟我动手的那孙子。”
1
  “一见面儿马猴就满脸不忿儿,跟我们说,就凭你们这帮小逼崽儿,还想上前线跟苏联边防军较量?送死去吧!”
1
  骆驼这番添枝加叶儿语气夸张的讲述,把王营长气得一拍桌子!
1
  “来赖个西用!(奶奶个熊!)他这是动摇军心,这要搁打仗的时候,他娘的老子立马枪毙了他!”
1
  我操!太牛逼啦!
1
  心目中的草莽英雄!
1
  骆驼心中豪气骤起。
1
  “是啊!我们当时也义愤填膺!这不是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先抽你丫卖国贼一顿再说!哥儿几个就把那孙子揳了一顿!”
1
  “对!搁我,我也削他!”
1
  王营长怒气未消,转念又问:“不对呀,你怎么倒挂彩了?”
  “丫不服呀!带好几个人回来找我们,我们在学校门口正排队等着上车去火车站呢,我就听后边儿吵起来了。”
1
  “回头一看,瞧见丫拎一军挎,沉甸甸的,旁边儿我一哥们儿满脑袋血,正在那儿犯懵呢!没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丫一抡军挎又砸我脑袋顶儿上,当时血就下来了。”
1
  “他这里头装着东西呢!”王营长说道。
1
  “是啊,丫军挎里装了半块板儿砖!我一胡噜脑袋满手都是血,就真急了!”
1
  “我这人不能见血,一看见血就控制不住要拼命!当时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扑上去一下就把丫给按倒了,顺手捡了块碎砖头,在丫脑袋上玩命的凿哇!直到看丫不能动了大伙儿才把我拉开!”
1
  “跟他来的那几个孙子还想上来帮忙,可一看我们俩的脑袋都跟血葫芦似的,吓坏了,就没敢动手。后来学校保卫组也闻讯赶过来了,他们就更不敢动了!”
1
  “后来呢?后来咋样了?”王营长关心的问。
1
  “后来我就被他们给架医务室去了,听说马猴直接送医院了,不知道什么情况!”
1
  “二虎吧唧的!下手也没个轻重,把人打成啥样儿你心里没有数儿?”
1
  “我不知道,后来我们就上火车了呀!反正他应该是伤得不轻!”
1
  见王营长没言语,骆驼赶紧接着说:
  “军训团石政委说了,他这是破坏上山下乡!对抗最高指示,现行的!打了活该!等丫伤好了还得开丫批斗会呢!”
1
  “哈哈!你的意思还应该给你小子记一功呢!是不是?”
1
  王营长开怀大笑的样子真的很豪迈!
1
  “记功那倒不用!可是在医务室包扎时候,石政委还真的表扬我了呢!”
1
  “表扬你?跟人干仗还表扬你?”
1
  “真的!”旁边的厨子和张国政等几个人都给骆驼作证
1
  “石政委还奖励给骆驼一顶军帽呢!连帽徽都没摘!您看就是这个,这里边儿还有石政委的名字呢!”
1
  厨子把骆驼帽子摘下,翻过来给王营长看里面的红印章。
1
  “也不算是奖励的吧,是石政委怕我伤口破伤风才给我的。”
1
  骆驼一本正经的说:“本来说要送我去军区总院来着,后来我跟政委说,轻伤不下火线,政委才批准我上火车的。”
1
  一点儿没吹牛,只是加了点水分。
1
  “轻伤不下火线,说的好!在珍宝岛咱们跟老毛子干仗的时候,就有那么一个战士,肠子都打出来了……”
1
  “我知道,生命不息,冲锋不止!叫于庆阳!”
1
  骆驼脱口而出。
1
  报纸上广播里经常听到这个名字和他的英雄事迹!
1
  “对,就是他!肠子都他娘的打出来了,还接着冲锋,继续战斗!这才叫战士!这才叫老爷们儿!”
1
  王营长涨红了脸,慷慨激昂了起来!
1
  厨子激动的问: “王营长,到了地方,我们是不是也发qiang啊?”
1
  “那还用说!跟老毛子干仗,总不能一人发你们一根烧火棍子吧!”
1
  哇!战火硝烟,冲锋陷阵!立战功!让那些光会耍嘴皮子喊口号的人看看,战场上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1
  想到这儿,骆驼不屑地瞟了一眼秋红兵那个小丫头片子。见她也正在双手托腮,目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1
  “肠子都流出来了!到时候吓不死你!切!”
1
  骆驼冷笑一声,回头继续听王营长讲。
1
  “咱们那儿,虽然不是真枪实弹的战场,可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必须常备不懈!最高指示不是说了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嘛!没有枪怎么行!”
1
  同学们听到这儿,个个儿摩拳擦掌,兴奋异常,王营长继续讲下去。
1
  “国际上的帝修反那些个瘪犊子,从来对我们就没安什么好心,不管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他们压根就是亡我之心不死!一次又一次地挑衅我们,即使是一次一次的碰了钉子,可还是他娘的不甘心失败,贼心不死!想要卷土重来!”
1
  大家表情严肃起来,认真听着王营长讲,王营长彪悍的眼神环顾众人,突然拳头猛砸在桌子上!
1
  “我怕你娘个屌!你有yuan弹,我也有yuanzi弹!你陈兵百万,我全民皆兵!看谁干的过谁!当初那逼养的美国鬼子都被我们打回三八线了,现在你帝修反加到一块儿,在我们中国人面前,你又算个几把毛!”
1
  王营长疾声厉色的怒骂,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一跳!
  四五秒钟后,几乎所有人都同时爆笑了起来,有人笑得东倒西歪上气不接下气  王营长见大家都在笑,也感觉到自己说话不大得体,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1
  坐在王营长旁边的秋红兵站起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大家。
11  “什么意思你们?这么严肃的事,笑什么啊笑?”
1
  她这一问,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1
  王营长见状,赶紧接过话来:“我的意思是说啊,这个老毛子和美国鬼子都一个犊子样,纸糊的老虎!看着吓人,实际上一捅就破!”
1   “这是毛主席说的!”
1
  为了帮王营长解除尴尬,骆驼使出背语录的绝活儿。
1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
1
  “对对,毛zhuxi就这么说的!”王营长连连点头称是。
1
  “报告王营长!”
1
  一名年轻的军人走过来,向王营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副参谋长请您去7号车厢开会!”
1
  这个年轻军人也就十八、九岁,比骆驼他们大不了多少,身穿着整洁合体的国防绿军装,配上鲜红耀眼的红领章红帽徽,显得格外精神。
1
  “这才叫正经的解放军军装,带三红的正宗国防绿!”
1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1
  “瞧瞧咱们发的这棉袄跟大衣这色儿,整个儿一屎黄!”
1
  骆驼低下头,不满的念叨着。
1
  王营长正说到兴头上被打断了,非常不耐烦。
1
  “又他娘开会!都几点啦?开几罢什么屌会!”111
1
  “不知道,副参谋长指示,请您务必过去!”
1
  “知道啦!我这就过去!”
1
  “是!”年轻军人再次敬了个漂亮的军礼,在同学们们羡慕的目光中转身走了。
1
  王营长拧上军用水壶的盖子。
1
  “骆驼,把酒给我看好喽,不许偷喝啊!”
1
  “是!”
1
  骆驼也敬了一个似乎不大标准的军礼,引起同学们一阵哄堂大笑!
1
  王营长走了以后车厢里安静了许多。
1
  骆驼偷着喝了一口水壶里的酒,又呛又辣,难喝的要命!
有点儿犯困,又睡了过去。
1
  再一次醒来是被一帮女生唱歌儿吵的,睁眼一看已经是早晨了,列车还在咣当咣当的行进着,缕缕阳光照进车窗,窗外是一片空旷的北国大地。
1
  “手拉手儿,迎着朝阳,登上深绿色的车厢,列车奔驰在北方的原野上……”
11
  这是革命大串联的的时候,为了接受伟大领袖的检阅,从祖国四面八方奔赴北京的红卫兵小将们爱唱的那首歌。
1
  “一排排葱绿色的树林,一片片金红色的高粱,一座座城镇和村庄……”
1
  明明窗外的树林都是黄褐色了,怎么说是葱绿色的呢!
1
  “我们来到了毛zhuxi住的地方……”
1
  明明是刚从北京出来,唱的却是去往北京!
1
  胡思乱想着,骆驼随口对身边的张国政说:“跟她们说,唱的词儿都不对!”
1
  张国政扯着嗓子喊:“瞎唱什么!瞎唱什么!词儿都唱错了还在那儿臭美呢!”
1
  “怎么不对啦?哪一句错了?你说出来!”
1
  女生们七嘴八舌的质问张国政。
1
  “刚从北京出来,还没到地方呢这就想回去呀,是想你妈了还是想当逃兵啊?”
1
  骆驼授意下,张国政一顶大帽子甩了过去!
1
  “张国政你胡说八道!我们唱向往北京,向往毛主席住的地方,表达的是我们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你跟这儿瞎捣乱胡搅蛮缠,你居心何在?”
1
  “对呀,你什么意思你!”
1
  “我们热爱北京热爱毛主席,你有意见啊?”
1
  “反动!”
1
  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得理不让人,张国政张口结舌败下阵来。
1
  “骆驼,我可惹不起她们,惹急了她们敢开现场会批斗你!还是你来吧!”
1
  “行,瞧我的!”骆驼站起身来。
1
  “一猜就是你教他说的!”又是秋红兵那个蛮横的丫头。
1
  骆驼没有搭理她,对大家说道:
  “好,你听好了,我们现在是相应党和国家号召奔赴边疆,去屯垦戍边保卫祖国,这是毛主席指引的方向,而你们唱的却是回到北京,走相反的路!严格地说是不是对抗毛主席的指示?与毛主席指引的方向背道而驰了?”
1
  “你的意思是说这首歌是反动歌曲了?”秋红兵咄咄逼人的问。
1
  “我没说,我是说这个歌词不合适我们现在的情景,得改改。”
1
  “那你改一个适合我们现在的词儿看看?”
1
  “试试看呗!”
1
  半个小时后……
1
  “背起我们的行装,迎着初升的太阳,
  登上深绿色的车厢……
  一排排火红色的树林,一片片金黄色的高粱……
  我们将奔赴毛zhuxi指引的地方,
  毛zhuxi呀毛zhuxi,
  我们想把志愿来向您讲,
  我们要做红色接班人,
  把革命重任承当。
  ……
  毛zhuxi挥手我前进,
  战斗在祖国的边疆!”

  “牛逼!”
1
  张国政悄悄的对骆驼说:“这帮黄毛丫头绝对是服了,看她们那眼神儿!说真的,骆驼你什么时候会这手儿了!”
11
  啪!
  骆驼从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本儿书拍在桌儿上:“抄的!所有豪言壮语,衷心祝愿的词儿,全在这里边儿呢!”
1
  张国政拿起这本书,书皮上清晰的七个字:《革命歌曲大家唱》
1
  列车继续前行,向北!
1
  王营长走了以后就没再回来,下车的时候骆驼只好把那个盛着小半壶酒的旧军用水壶塞进了自己的挎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 00: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山荒友苏放首次登录《名山家园》,就为文友们送来小说《知青骆驼》。
  欢迎您,苏放。

  小小的名山家园网,自建立以来,刊载了数以万计荒友们原创的各种题材的作品,展现了名山新老荒友们的精神面貌,为活跃荒友们的文化生活的做出了贡献。

  名山家园曾刊载过荒友的小说:
  永远的玫瑰--柏弘耀(中篇)
  大宿舍--宋宝安(短篇)
  袁聘--宋宝安(短篇)
  分房--宋宝安(微型小说)
  在异国的月台上--池玉燕(短篇)
  原草枯荣--冉莹(长篇)
  得与失--冉莹(长篇)
  蓦然回首--冉莹(长篇)

  感谢各位作者。

  名山家园网站从今天开始,连续刊载苏放的长篇章回小说“知青骆驼”,请大家阅读欣赏。
  感谢苏放。
                                   名山家园网
                                 2022年6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 11: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吸引人的!
期待续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 06: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树范,别来无恙。
  见骆驼文字如晤面,真实生动,本来就是一个生动风趣有故事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 08: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作者“苏放”是咱二连战友树范啊,令我一阵欣喜!北疆一别四十多年,难忘在小山屯的知青岁月。记得是返城前一年,我和树范在场部医院病房里相伴度过半个多月,当年的音容笑貌若在眼前。大作将细细拜读,先向老友问个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6-2 14: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22-6-2 06:32
树范,别来无恙。
  见骆驼文字如晤面,真实生动,本来就是一个生动风趣有故事的人。

阿兴大哥,还记得那个烤饼事件吗,哈哈哈!记忆犹新呢!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一别数十载,却总是忘不了当初的岁月,忘不了可爱可亲的阿兴大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6-2 14: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国荣 发表于 2022-6-2 08:06
原来作者“苏放”是咱二连战友树范啊,令我一阵欣喜!北疆一别四十多年,难忘在小山屯的知青岁月。记得 ...

我敬重的国荣大哥。
你还好吗?想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5 09: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骆驼“内容简介”很有意思。
骆驼是北京的一个不太要求上进的中学生,下乡到了兵团,遇到太多的意外,还被高人摸了天灵盖,麻烦不断,故事由此展开。

“骆驼”有话要说,却又感觉有太多的说不清楚。
是的,不是有一首歌“说不清的黑土地”吗?
小马扎支上了,等着看戏。

第一章出场人物 :石北上、骆驼、黄军装、张国政、梁勇胜。
开篇开打,开瓢上车,挂着彩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打”是小说的一条主线?

第二章新出场人物 :王营长、厨子、秋红兵。
苏放设计的这三个性格人物,看来都有故事。
一般,初篇里的人物要为后续故事铺路。

继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2-8-17 21:13 , Processed in 0.36789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