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91|回复: 5

小说--知青骆驼(第15-16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8 18: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知青骆驼

第十五章 双龙苦战天降莲花  众生逐利何来宝藏

  老地主得意地笑了笑,“你这小子,好好听着,这就快讲到莲花泡了!”
  骆驼也笑道:“你讲的秃尾巴老李,跟民间流传的各种版本,其实真的就是大同小异,不信我都能接着给你讲后边儿的情节。”
  “好,那你说说!”老地主停下手中的活儿,等着骆驼说。
  “你讲到哪儿了?”
  “你还是没听!我说到小黑龙被砍断尾巴,逃了出去!”
  “后边儿无非就是,秃尾巴老李,就是那小黑龙,跑到黑龙江,跟江里的白龙打起来,把白龙打跑了,就完了!”
  “那你说,秃尾巴老李为什么放着山东那么多河流湖泊不去,非要跑黑龙江那么远的地方去呢?”老地主故意问道。
  没等骆驼回答,老地主又问:“黑龙把白龙打跑了,那白龙又跑到哪儿去了?”
还带这么问的?问得骆驼张口结舌,想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
  “我哪儿知道?只是一个民间故事而已,较什么真儿呀!”
  “不较真儿,怎么能知道莲花泡的由来!”老地主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言语,手上又干起活儿来。
  “啊?”骆驼看老地主欠欠儿的样子,真想给他一杵子!但是又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心里着急,只好好言好语地求他。
  “叔儿,潘叔儿,您赶紧讲完了,别让我心里闹腾行不行?我肯定精精神神的听您讲完喽,您先把家伙什放下,待会儿我帮您干!”
  老地主这才转过头来一笑,放下手里的工具。

  “那小黑龙因为挨了一刀断了尾巴,又怕连累疼爱自己的母亲,不敢回家,就躲到黄河里。并把怨恨发泄到无辜的百姓身上,兴风作浪,拿来往的船只出气,造成伤亡无数。”
  “等到脾气撒过,怒气也消除了,小黑龙却看见,由于自己的任性造成黄河决口,洪水泛滥,好多的船都翻了,老百姓泡在水里在巨浪中拼命挣扎。”
  “他看见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活命,把孩子放在木盆中,自己却放弃了生的机会,被洪水吞没。”
  “这一切,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唤起了他的良知,黑龙非常后悔,他马上止住了洪水,救出洪水中的老百姓。”
  “老百姓感激他,称他为恩人,尊他为圣,他却羞愧难当,潜藏在黄河底,不敢见人。直到有一天,当初他爹请来的那位和尚,来到他的跟前。”
  “和尚对他说,一念成妖,一念成佛,你当初有怨恨在心,造下了很多罪虐,但你能迷途知返,救助百姓,证明了你心中的善,与佛有缘。”
  “黑龙对和尚诉说了自己的悔恨和烦恼,和尚说,看清了自己做的事情,也要看清楚事情的后果,因为你要对那个后果负责。既然悔悟,既然已经无颜再见家乡父老,就不要把生命浪费在你后悔的地方。”
  “送你一段佛缘吧,和尚指着东北方向,对小黑龙说道,那里有一条大河,河里有一条大白龙占据一方,终日作恶,祸害百姓。不但兴风作浪毁坏庄稼,还吃了很多人,罪不可赦。”
  “你前去制服于他,还百姓平安,造一方乐土,这就是你的业。”
  “于是小黑龙便来到了东北苦寒之地,果然见到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
  “忽然,大河像发了疯一样,发出雷鸣般的响声,紧接着掀起了滔天巨浪,在浪尖上,一条白色的巨龙露出狰狞的面目,”
  “洪水像恶魔一样,放肆地咆哮,吞噬了村庄,淹没了田地, 势不可挡,所到之处,满目疮痍!”
  听到这里,骆驼又坐不住了:“我说老地主,咱们能不能别用那么多形容词啊?你说评书那?平时可没见你这么话多,太耽误功夫了!”
  “这可是你求着我说的!你以为我爱说啊?我还嫌费唾沫星子呢!”
  “你那唾沫星子省着点儿,干脆我替你讲完了吧!”
  骆驼接过老地主的话头儿。
  “黑龙一怒之下,就和白龙大战一场,最后取得了胜利,掌管了这条大河。”
  “从此,黑龙保佑着这一带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当地百姓从此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为了感谢黑龙,这条大河从此就叫做黑龙江。”
  “这里边儿也没有莲花泡呀!老地主你玩儿我?”
  老地主叹了一口气说道:“要不然就睡觉,要不然就抢话,我看你根本就不想知道这莲花泡的来历,还有这莲花泡里的秘密!”
  骆驼真的是无可奈何,被老地主磨得一点儿脾气没有!
  “好,好,你接着说,后来又有什么事儿了?”
  “后来什么,还没到后来呢,他俩还没打完呢!”
  “不是黑龙打赢了吗?”
  “你说的不对!”老地主反驳道:“小黑龙年纪还小,哪儿打得过身强力壮的大白龙呀!”
  “那白龙赢了,黑龙输了?”
  “你听我说呀!”
  老地主摇晃着脑袋,故意让骆驼着急。
  为了知道最后的结果,骆驼只好咬紧牙关听下去。
  两条巨龙在水中打起来了。江水掀起的波浪比房还高,可把沿江的老百姓吓坏了,一条恶龙已经让百姓苦不堪言了,这又来了一条,以后可真的就没法儿活了,大家纷纷收拾东西,要逃离这个地方。
  这时,一个和尚出现在百姓们面前,他对大家说,那条黑龙是来消灭恶龙帮助老百姓的,他打败了恶龙,就会保护这里风调雨顺,行船平安不出事故。
你们应该来帮助他战胜恶龙!
  两条龙打了一天一夜不分上下。
  大白龙身体魁梧,凶狠异常,而小黑龙虽然饶勇(骁勇)善战,但因为年龄还小经验也不足,就渐渐地退败下来。
  江边的百姓们依照和尚的吩咐,连夜蒸了十锅馒头,还准备了十车石灰,堆在江沿上。只要看见水里翻起黑浪就往水里扔馒头,看见翻白浪就往浪里扔石灰。”
“两条龙在江里继续打斗,黑龙吃了馒头越打越有劲,白龙吃了石灰嘴巴呛了眼也迷了,最终忍不住冲出水面,冲上云端,却又被黑龙追了上来,一爪拍落!”
  “秃尾巴老李从此就占据了这条大河,以后人们把这条大河叫做黑龙江。”
  “这些虽然都是是神话故事,民间传说,但是直到现在,民间还保留有一些风俗。”
  “比如在黑龙江里面行船或者放排,船老板在开船前要大声问一句,船上有没有山东人,有人回答说:有!这才可以开船。这是因为秃尾巴老李的老家是山东,他心中愧对家乡父老,所以对有山东人乘坐的船或木排就会格外呵护。”
  “秃尾巴老李非常的感念亲恩,每年六月初八,也就是母亲的忌日,秃尾巴老李都会回山东祭奠母亲,他每次回来,都回带来的风雨和冰雹,往往能缓解山东六月的暑旱。”
  “在黑龙江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如果人在江中遇到了危险,只要你高呼:秃尾巴老李,你娘喊你回家吃饭了!那秃尾巴老李只要听到,就会出来解救,保你平安。”
  “完了吗?”骆驼冷冷地问。
  “完了。”老地主老实地回答。
  “莲花泡呢?”
  “就在和尚的屁股底下坐着呢呀!”老地主又故弄玄虚地逗骆驼说。
  “你这故事唯一跟别的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多了一个和尚而已!”
  “这个和尚才是莲花泡由来的关键呀!”
  骆驼懵了:“什么意思?”
  “那和尚本是观音化身,到下界是为度化黑龙而来的。”
  “越说越玄了你!连观音都扯上了!”
  “哈哈哈,且听我细细道来!”
  “身受重伤的白龙跌落在离黑龙江不远的这个地方,庞大的身躯将地面砸成了百里沼泽。”
  “观音娘娘,也就是那个和尚,见白龙心有不甘,蠢蠢欲动,意图东山再起,便抛下一瓣座下莲花,镇住此龙,使他从此无法再兴风作浪。”
  “从此,这片广袤的沼泽之地便得名为:莲花泡。”
  “绕了这么大的圈儿,莲花泡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呀!原来这是那条白龙的葬身之地呢!”
  “这儿还不应该算是他的葬身之地,顶多应该是他的封印之地,传闻那头凶恶的白龙并没有死,而是被封印在莲花泡的最深处,他恶性不改,虽然被那瓣莲花镇住身躯,无法离开,但是只要是在附近他法力能及的地方,就到处设下吃人陷阱,要是有人经过,一不小心就会触发身亡。”
  “所以,莲花泡的边缘地区和水域,还会有人狩猎捕鱼和耕作生活,而泡子的最深处,历来就被周边的老百姓称作是凶险之地,绝少有人擅闯。”
  “据说到了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冬天,连黑龙江的江面都被封冻,能承受住满载的汽车甚至几吨重的履带拖拉机、坦克。可是在莲花泡,居然会有不上冻的‘活水’。”
  “没下雪的时候,仔细看也许还能看得出来,这也许是一块儿微微波动的水面,即便上面覆盖了一层薄冰,也可以看得出来与别处的不同之处。”
  “但是头场雪过后,这里便是一片白雪皑皑,看上去与别处无异,但一脚踏下去,就会踩破冰层,跌落水中。”
“  除了是民间传说那个白龙做恶所致,没有人能解释这种诡异的现象。”老地主最后说道。

  原来如此!
  解开了心中的一些疑惑,可骆驼还是想知道,说莲花泡中隐藏了诸多秘密,是什么意思?
  见骆驼意犹未尽,老地主又给骆驼讲了几个在莲花泡里面的一些真实的传说。
莲花泡里的狼群阴毒凶悍,远近闻名。
  抗战时期,有一年的冬天,日本鬼子追杀抗日志士,追进了莲花泡深处就失去了目标。
  当他们想撤出来的时候,一个日本兵见附近山包上有几只狼在游荡,就随手开枪打死了一只。
  狼的同伴们见状,非但没有逃跑,反而挡在日军前面,呲牙咧嘴的不肯离去,并把头贴在地面上,不住的哀嚎着。
  日军军官根本就没当回事,下令开枪射击,狼又被打死了几只。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越来越多的狼聚集而来,他们被狼群团团围住,不能行进半步。
  一声令下,轻重武器一齐开火,狼的尸体成堆。
  狼的鲜血融化了积雪染红了地面。
  但狼群仍然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扑咬、撕扯。
  终于,日军的这股小部队弹尽无援,百余名官兵被狼群吞噬,尸骨无存。
  伪满时期,一个号称“李司令”的草莽英雄,自称是秃尾巴老李的化身,曾经在这一带与成百上千的日满军队周旋。
  他曾做过山大王,九一八事件后不久,一把火烧了山寨举兵抗日。
  先是日军重兵把守的被服厂被烧毁。
  然后,枪械弹药库被炸。
  再后来,运粮车被劫。
  在遭日军清剿,经数日血战后,李司令只身逃进莲花泡。
  追捕他的日军搜索小队有数十人,糊里糊涂的被引入沼泽,全部葬身泥潭。
  据说,他随身带有大量宝物,都是当土匪的时候劫掠的。
  当他的气势正盛时,人却神秘的消失了。
  有人说他被日本人抓住点了天灯;
  也有人说他独吞财宝,被同伙给杀了;
  还有人说他逃到了国外。
  “他肯定是牺牲了!”

  骆驼不愿意自己心中的英雄会是别的结局,他的最后归宿必定是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而绝不会被鬼子抓住,他也不会逃跑到别的地方去!
  听到骆驼自言自语的这么一句话,老地主又笑了!
  “要是真的能确定这个李司令是战死了,那咱们这莲花泡就该更热闹了呀!”
  “为什么呢?”骆驼不解地问:“是会有很多人来吊唁他吗?”
  “是会有很多人来,不过不是来吊唁的,而是来刨坟的!”
  老地主这么一说,骆驼很诧异:“怎么会这样?”
  “刚才不是告诉你说,李司令进莲花泡的时候,带着有很多财宝吗?这些财宝,有些是他当山大王的时候劫来的,有的是向地方的富户和商贩那儿搜刮来的,还有就是打劫日本开拓团的侨民得来的。”
  “到后来他举兵抗日以后,又收到社会各界的捐款,又以救国军司令的名义从其他山头的土匪那儿征来许多,这要加起来可不是小数目!”
  “这么多钱和各种财宝,能不让人眼馋吗?更何况没见过他花呢!这些财富指定是被他藏在一个地方了!”
  “莲花泡凶险异常,可是财富会让人丧失理智,为了寻找这批财宝,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人不顾生命危险踏入这个充满诱惑的百里沼泽之中。”
  “无功而返的人是幸运的人,不少人走进去后就再没有出来的机会了,有的葬身水底、有的被泥浆没顶、毒虫叮咬或野兽攻击而死的也不在少数。”
  老地主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因为他也曾被卷入这寻宝的疯狂举动当中,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那是十几年以前的事了,有一个老乡来找他,并给他带来了一封外老爷(山东方言,姥爷的意思)写的信,信里说,老家白龙会的人,到你处莲花泡寻找白龙遗骨,你要尽力帮助他们想办法,找到龙骨。
  老地主当时还琢磨呢,这白龙会是黑龙江边儿的一个迷信组织,因为对传说中那条白龙的膜拜,所以才叫白龙会,怎么会跑到山东去了呢?
  外老爷一家历代都是算阴阳看风水的世家,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老地主便热心地帮助这些人安排路线,船只,并亲自作向导,按照他们的要求寻找白龙的踪迹。
  越到后来,老地主越感觉不对劲,这些人看样子不是在找什么龙骨,而是一直在寻觅李司令的行动轨迹,老地主终于明白了,这伙人事奔着所谓李司令藏匿的财宝而来。
  白白耗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找车找船的搭了不少人情,结果是不但被骗了,还当了人家的敲门砖。
  气愤之余,老地主不辞而别,将这几个人留在莲花泡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才又去将他们带了出来。

  当天这些人就离去了,连一个谢字都没有!
  这段往事老地主感觉特别丢人,所以就一直耻于对别人说,今天又勾了起来,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骆驼吧,省得这小子误入歧途,也成了别人的工具。
  骆驼听了老地主的这段经历以后,并没有笑话他,而是很认真地问道:“既然那些人  是本地的,自己进去不就得了,干嘛非要你带路不可呢?”
  老地主心中暗想:“这个傻骆驼其实真不傻,一下儿就看到点子上了。”
  便回答道:“谁知道呢,帮忙的多一个是一个吧?”
  “我看不那么简单,费那么大劲专门跑山东去找你姥爷给你写信?闲的呀?吃顶了?”
  “费多大劲不也是白搭了吗,还不是跟所有找宝的人都一样,空手而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6-8 18: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迎春宴牛鬼蛇神把酒言欢   监管班魑魅魍魉抵掌而谈

  这是骆驼来到北大荒经历的第一个冬天。
  几个月前,和同学们一起,背起行囊,迈开脚步,意气风发的来到这里追寻自己的梦!
  蓦然回首,已然经历了许多没有想到的波折。不经意间,冬天已经悄悄地到来。
  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头戴狗皮帽子的人,骆驼想,这还是自己吗?
  春节就要到了,连里的人少了很多,一部分劳动力被抽调到山里伐木了,还有一些老知青被批准探亲假回家过年去了。
  经党支部报团保卫股批准,春节期间,监管班也放了三天假,并允许被监管人员回家过年,其中只有金丽华不许回家,说是怕她回家串供。
  严冬冬也没走,她单身,应该是住宿舍的,但与其回宿舍去看别人的白眼,还不如住在监管班陪金丽华自在呢!
  男的这屋,别人都走了,只有马老和陈尚武在,因为两个老头儿的家都不在这儿。
往日热闹的监管班此刻略显冷清。

  大年三十。
  位于中国极北地区的冬季,下午三点多天就擦黑了,金丽华和严冬冬开始准备晚饭。
连队食堂给发了半斤猪肉,粮柜里还珍藏着有几斤白面,她们准备包饺子,大家一起吃顿饺子,怎么说也是过年呢!
  正在准备着剁馅儿和面呢,老地主潘寿山两口子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有半袋儿面粉,一大块猪肉还有两棵白菜。
  陈尚武赶紧接过东西,问道:“老潘你不在家过年怎么跑回来了?”
  “老太太被我送回去了!在家也是我们两口子,没别人,还不如回来热闹呢!”
  说罢,老地主从怀里掏出一瓶北大荒白酒:“瞧瞧,我还给你们带来什么好东西!”
  陈尚武赶忙拦住说:“这是干什么,让别人看到怎么办?”
  老地主朝马老那边儿一点头,说道:“放心,这是组织上特批的,优待优待!”
  正说着,门忽然被撞开,骆驼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满脑袋都是汗,嘴里喊着:“累死了!累死了!快帮忙卸车!”
  众人跟着骆驼到院里一看,好家伙!傻小子竟然拉了一辆地排车过来,杂七杂八的东西堆了有大半车!有成袋儿的米和面,一大塑料桶豆油,还有猪肉、鱼、几只杀好的鸡!除此之外有北京的蜜饯果脯、上海的大白兔奶糖、内蒙的牛肉干,还有一筒麦乳精和几条高档的香烟,还有罐头、水果,花生瓜子等零食。众人看傻了,就这堆东西,可比团部服务社里的货都全!
  众人也来不及问这些东西的来源,七手八脚地把车上的东西都搬到了屋里。最后骆驼又从车底下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书包,跑进了屋里。
  骆驼对跟进来的众人神秘地说到说了一个字:“猜!”
  老地主毫不犹豫立马说:“酒呗!”
  骆驼见被识破,接着问:“什么酒?”
  大家都表示猜不出来,见大家答不出来,骆驼才慢慢地从书包里拿出来两个瓶子。
  “西凤!这可是稀罕物件!”
  老地主惊叫了一声,陈尚武也绷不住了,赶忙上前接了过来,就连马老,也不禁往这边儿多瞧了两眼。
  严冬冬拉着潘婶儿的手说:“这回好了,咱们实实惠惠儿的过个好年!”
  又转过身来对金丽华道:“丽华,过年了,咱们先把那些膈应人的事儿都扔一边儿,高兴起来,人家不让咱们好好过,咱偏要高高兴兴的,干嘛随了他们的愿啊!”
  正说着,骆驼从书包里又拿出两瓶酒来!
  “严冬冬,小金你们看!一瓶中国红,一瓶桂花陈,这都是适合你们女的喝的酒!”
  严冬冬赶忙接过来:“哎呀!这酒怎么这么好看!丽华你快瞧,真好看!”
  金丽华看看酒说:“这个是不是度数很高呀?会不会喝醉?”
  “这个是果酒,比白酒度数低多了,我爸我妈就喜欢喝这个,你们俩跟潘婶儿仨人喝一瓶,应该醉不了!”
  “我可喝不了酒,我看骆驼拿来的有格瓦斯,我喝那个就行啦!”潘婶儿说道。
  “我正想问呢!这个‘格瓦斯’是什么意思啊?名字真怪!”
  “这是从老毛子那儿传过来的,跟汽水差不多!”
  “嗯嗯,一会儿尝尝!”

  大家都忙乎起来,包饺子的包饺子,弄凉菜的弄凉菜,抱柴火烧水,各司其职。
马老把骆驼拉到一边,问:“哪儿来的这么多东西?”
  “烟和酒哇?我这次去牡丹江,我妈从北京给我带来的呀!叫我给当官的送礼用,我觉得给他们太可惜了!还不如咱们自己享用呢!”
  马老说:“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你妈带来的,可这些粮食肉什么的是怎么回事?”
  “买的呗!我在这儿白吃白住了一个多月,没让我交伙食费也没刨我工资,过节又提前半个月发工资,我这钱实在是没地方花去了,就瞎买了这些。”
  马老不信地继续问:“你小子。跟我说实话!”
  “得嘞!说实话!”
  骆驼知道自己的这些瞎话根本瞒不住眼前马老,只好招认。
  “花生瓜子格瓦斯什么的,是我让我哥们儿在炊事班里边儿拿的,反正是一会儿会餐时候发给大伙儿的,咱们也应该有一份儿,提前弄过来点儿,没问题呀!再说也没人看见!”
  马老说:“米面鱼肉是你买的吗?”
  “那些都是拿狗换的,向毛主席保证!我亲自去朝鲜屯儿那儿换来的!”
  “等等!”马老刚松了一口气,听骆驼这么一说,赶忙又问:“哪儿来的狗?”
  “您就别问了!”
  骆驼还没想好怎么说呢,陈校长在一旁搭了茬。
  “昨天晚上,胡排长两口子满世界转悠找他们家的狗呢!”
  马老苦笑着摇摇头。
  胡排家的这条大狗,已经被骆驼惦记好多天了!这狗个头儿特别大,又非常的凶猛,平时都用铁链子拴着,每当门前有人经过的时候,这狗就狂吠着一次一次的往外冲,铁链子被它拽的哗啦哗啦响,可吓人了!
  狐假虎威的东西!骆驼早就看着它不爽,想弄死它!

  腊月二十八的下午,机会来了!
  给骆驼当眼线的张国政跑来说,胡排骑着自行车载着他的漂亮老婆,到团部置办年货去了!
  立即行动!
  骆驼取出特意准备的一大块牛肉,肉里边裹着安眠药的粉末,这两天一直在用高度白酒泡着呢!
  还没走到胡排院子跟前,院儿里的那条大狗见有人过来,就扑过来扒着篱笆墙凶狠的吠叫!
  篱笆墙都快被它扒开了!
  妈的!
  家里没人就把狗不拴链子放院子里?
  万一跑出来咬到人怎么办!
  家里有啥值钱玩意儿还怕人偷!
  看那恶犬凶猛暴戾的样子,骆驼真的怕它跑出来,连忙把那块牛肉扔进院子里,大狗立刻扑上来撕咬,半斤多牛肉被它几口就吃了个精光,连地上的碎渣都舔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抬头看着骆驼,似乎在期待着第二块。
  不一会儿,这条健硕的大狗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后,便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骆驼跳进院里,先把狗的嘴捆结实,再绑上四条腿装进了麻袋;随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离县城不远的朝鲜屯。
  朝鲜屯,当然住的都是朝鲜族,朝鲜族人热情好客,特别喜欢吃狗肉,一只大肥狗,在他们那不仅可以换到整袋的大米,还会被热情的留下,请你喝酒吃肉,一醉方休!
他们种的稻子,打出来的大米特别的地道,比北京卖两毛一分五的特级大米要好吃多了!
  骆驼早就让刘明水帮着联系好了人,到了朝鲜屯以后赶紧交易,连脚都没有歇,就立刻扛着一整袋大米,拎着两只鸡往回赶!
  这狗又大又肥,把收狗的那个阿爸吉乐坏了!多给了两只鸡!
  胡排两口子,回家以后看到被扒开的篱笆墙,认为是因为自己放开了狗链子,才导致狗跑丢了的,懊悔不已!

  见陈校长戳穿了自己,骆驼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接着,贴近马老的耳朵说了一句话,又把马老吓了一跳!
  “还有一样东西,才是我在食堂弄来的,您瞧!”
  说完,骆驼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拎出一个塑料方桶,悄悄放在马老的脚下:“不到十斤!归您了,收好了吧您呐!”
  “你!”
  马老瞪着眼睛,不知说什么好。
  骆驼嬉皮笑脸的说:“要不我给送回去?”
  “太多了!”
  马老边抱怨边环顾左右,见没人注意,赶忙拎起酒桶,顺手塞到地上的两个箱子中间的缝儿里,然后用衣服盖了起来。
  见马老这个样子,骆驼笑了!
  骆驼的那个发小儿李卫群,外号叫厨子,来了没几天就真的进了炊事班,当上了厨子。
  有他做内应,骆驼这次可算是驾轻就熟,当起了搬运工。
  为了准备春节的全连大会餐,炊事班从库管那儿一共领出来四桶白酒,大约四十多斤。骆驼趁着夜里厨房没人,把其中一桶里的酒全灌进了自己的桶里,再把那个空酒桶的盖子拧松,放倒在地上,在周围洒了一些酒,弄得厨房里头酒气冲天!
  完美地制造了一个事故现场。
  马老听骆驼讲述后,真是哭笑不得。

  饭做好了,骆驼慌慌张张尝了两口,就赶去食堂会餐去了。
  监管班里的男女老少六个人,坐下来说说笑笑地喝起小酒儿,吃起了过年饭。
  大家一年到头紧锁着的眉头,这一刻总算是舒展开来。
  两个多小时以后,大家刚撂下筷子,骆驼又回来了。
  看样子他是喝了不少的酒,脸红红的。手里提着个网兜儿,里面装着大大小小的五六个饭盆,说是把食堂做的菜各装了一大盆儿,拿回来让大家尝尝。
  “来来来!这是排骨,这是红烧鱼,还有,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子、大肉丸子,全都是硬菜!杠杠的!”
  于是,刚撤下的碗筷又重新摆上来,大家又坐了回来再次开吃!
  所有人都已经吃不动了,只是象征性的尝了几口。
  潘婶儿再次把桌上饭菜收起,沏了壶茶上来。
  严冬冬、金利华刷完碗筷收拾利落,又把没吃完的菜分别装好,放到院子的空水缸里冻上。

  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三个女人回屋去了。
  不知不觉已经入夜,骆驼喝了茶全无困意,不想回宿舍,到炕上倚着个铺盖卷儿睁着眼发愣。
  老地主在一旁问:“想什么呢?”
  骆驼叹了一口气道:“还能想什么,想家呗!”
  说完,使劲儿拍了自己脑门儿一下!
  “真他妈没出息!”
  “想家,想父母亲人,都是人之常情,怎么能说是没出息呢!”老地主说。
“家里人对你也是一样,你离开家才几天那,你老娘就肩扛手拎的带好几十斤东西,跑好几千里地巴巴儿的来看你,这就是骨肉亲情啊!”
  说罢,老地主长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在想着什么。
  骆驼突然想到,老地主的老娘,那个会算卦的老太太,怎么没见着?
  “哎忘了问了,没见你家老太太呀?怎么没一起过来?”
  隔了一会儿,老地主才回道:“我把她送回老家了!”
  “啊?在这儿住着不是挺好的吗?”骆驼问。
  “送走了好,省得老有人找算命摸骨啥的,走了消停!”
  老地主似乎是很无奈地回答。
  “上次老太太给我算卦真的挺准的!就是后来说话的口音太重,我都听不懂!”
  “要是当时你在的话,就能告诉我了!”
  老地主眯着小眼睛,似乎有了一些醉意。
  “骆驼我跟你说哈,我娘给你摸骨以后,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可是这话我还真不能说!因为说也说不清楚!非要说出来,也没人信!”
  骆驼听不懂老地主什么意思。
  “为什么呀?怎么就不能说了?是不是我命特别不好呀?告诉我没事儿,我不在乎!”
  “不是不是!不是不好!是特别的不一般,跟你说吧骆驼,你不是普通的人,你信不信?”
  “那我是什么人?” 骆驼吓一大跳!
  “你天灵开了,所以你是一个能够通灵的人!”老地主眼睛盯着骆驼表情严肃地说。
  “嗐!”骆驼乐了。
  “您说的是我头顶儿上那个口子吧?上次大娘给我算命的时候,我跟她说了,这是跟人家打架的时候,让人家给开了瓢儿了!”
  “不管是天生的还是后开的,都是命数!反正你的天灵是开了的!”
  老地主非常认真地说。
  骆驼却不以为然。
  “骨头都砸碎了,那孙子再使点儿劲儿我脑浆子都出来了!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他呀?”
  “我跟你说,这才是天数,只有天数才能整得这么分毫不差!一般人懂都不懂,我说了他们也不懂!”
  “一般人不懂,就你懂!你不是一般人呀?”骆驼笑着问。
  “嗯,我也不是一般人,”
  老地主端起茶缸子,喝了一小口,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也能通灵。”
  见老地主又开始讲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了,骆驼感觉挺有趣儿的,反正今儿晚上茶喝多了睡不着觉,就只当是再听他讲回故事解解闷儿呗!

  骆驼点上一支烟,听老地主往下唠!
  “可是我和你不一样的,我通灵是天生的,我从小就有那么一种能力,就是对危险的事儿会有预感,这大概是我娘遗传给我的!”
  “是未卜先知吗?真的呀?有这种本事那你可太牛逼了!到打仗的时候,敌人的一举一动不全都能在咱们的预料之中,还不就净打胜仗了!”
  骆驼有一搭无一搭的随着老地主的话题聊,可下一刻,老地主那儿却没有了回音。
  骆驼扭过头看去,见老地主正表情严肃地看着窗外,他紧闭着嘴唇,眼睛里似乎还闪着泪光,刻满沧桑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怨恨,他大口喘着粗气,胸口一起一伏的,仿佛在忍受着什么痛苦。
  “你怎么了?是不是喝酒喝得不舒服了?”
  骆驼拍着老地主的后背问。
  “未卜先知!我这辈子就毁在这个未卜先知上了!”
  老地主叫道!
  “怎么了?”骆驼更加迷惑不解。
  “十多年了!这也是命里注定吧!不说了,睡吧骆驼!”
  老地主长叹了一口气,恢复了平常那平静的模样。
  “老潘那,说说吧!”
  大炕的那一头儿,马老坐起来披上衣服,也点燃了一支烟。
  “不用憋着了!过年嘛,咱们这儿没外人,把心里话说出来,就只当是发泄发泄,图个心里痛快!”
  挨着马老睡的陈校长,也起身穿上衣服下炕,给马老的茶缸子里续上热水,并劝老地主说:“是啊过年了,咱们今天在这儿畅所欲言,哪儿说哪儿了,过完年就不许再提了!”
  “好吧!那我就跟大家伙儿絮叨絮叨!”

  老地主祖籍山东,父辈儿往上都是本分的庄稼人,但他母亲这边儿,却是一个靠“跳神”、“驱鬼”、算卦、摸骨、看风水为职业的“神婆”世家。
  老地主二十多岁的时候,刚娶了媳妇没多久,就被强行征兵加入了国民党军队,当兵没几天,又被解放军整建制的俘虏了,改编后加入了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并随着解放大军南下作战。
  全国解放以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老地主所在部队又开赴朝鲜,与美国鬼子和李承晚军队打了几场硬仗!
  按说这段经历对老地主来讲,应该是他个人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但是没想到,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瞬间从峰顶跌落到谷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9 14: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代,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场景都是我们曾经的生活,虽然往事不堪回首,但苏放的文字里都是我们的生活,我愿意走进去,再回味一把我的青春,寻找青春的影迹,必竟魂牵梦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5 22: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全篇在讲“秃尾巴老李”的古老传说。

   和各种版本的“秃尾巴老李”传说不同的是,这里的黑龙白龙和莲花泡、日本鬼子、抗日,山大王、和现实中寻宝扯上了关系,跟真事似的。



   作者在此重下笔墨, 莫非是要为骆驼后面的故事铺垫点什么?
   至少暗喻了老地主要以莲花泡白龙黑龙故事,隐晦地劝慰骆驼作恶不得、贪欲不得,骆驼能不能领悟到呢?



   第十六章 监管班的各色人物在一块堆过年,有骆驼在,准能整出点“景”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4 10: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代人曾历岁月沧桑,
人世间转瞬两鬓如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4 11: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象章回小说的题目,挺有诗意的。期待下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2-8-17 20:53 , Processed in 0.30481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