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8|回复: 5

小说--知青骆驼(第17-18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12 1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知青骆驼

第十七章 军法无情战场岂容逃兵  天道有常万象皆为通灵


  “吃饺子喽!过年啦!”
  潘婶儿和严冬冬把煮好了的饺子端了进来!
  “没多煮,知道都吃不下去了,那也得都吃几个,有这么个意思就得!”
  潘婶儿边说着边把小桌搬到炕上,摆上碗盘筷子。
  “大年三十干嘛非要吃饺子呀?还得夜里吃?”骆驼问陈校长。
  陈校长答道:“过去的一年和新的一年在今天的子时交接班儿,古时候叫‘交子’,‘交子’加上食字边儿就是饺子!明白了吗?”
  “这当老师的就是有学问!”
  潘婶儿把酱油和醋拿过来放到桌上。
  “青酱和忌讳给你们搁这儿了,你们吃完了碗筷儿放一边儿就得,明儿早上再收,我们也回屋儿吃去了!”
  潘婶儿二人回去了。
  老地主潘寿山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在一次阵地防御的战斗中,老地主和战友们已经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就在敌人又集结兵力,再一次发起攻击时,老地主猛然间感觉有一个强大的信息在告诉自己:阵地的侧后方,有一种危险在渐渐靠近!应该是有敌军摸上来。
  老地主坚信不疑,那种超强的信息感应是正确的,于是大声向班长报告,可这时候,班长正在带领全班战士全力阻击正面的敌人,枪炮声中听不到老地主的喊话。
  事不宜迟,老地主拉着一箱弹药,又顺手抄起一个爆破筒,向侧后方移动,去阻击后面偷袭的敌人。
  班长回头发现老地主的动向,对他产生了误解,挥手招呼他回到阵地上来!
  老地主一边用手势比划,示意后面有敌人,一边继续向后移动。
  班长以为他要临阵脱逃,果断的举起了枪对准了他,命令他不准后退,立即返回阵地!
  老地主只好返回到前沿,向班长说明情况。
  班长并不相信他的话,因为当时他们的位置根本不可能看到后方来了敌人,班长认为老地主所说的“感觉”,就是贪生怕死要逃离战场的借口!
  几分钟后,一片密集的火力从后方袭来,在没有任何防备的状态下,阵地上战友死伤惨重。
  一切都晚了,这股敌兵就要占据这块阵地,班长抓起一只爆破筒冲过去,要与敌人同归于尽!老地主也端着枪紧随其后,冲向敌群!
  两个人都受了伤,被送到后方医院治疗,还受到了通报嘉奖。

  可是没多久,老地主被莫名其妙地送回了国内,伤情稳定后,就被隔离审查了,原因是相邻的阵地上有人看到他在战场上逃跑,被班长用枪逼回阵地的全过程。
  老地主觉得,弄清楚这件事太简单不过了,找到班长一问不就行了吗?但是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班长作证,老地主并没有临阵脱逃,当时确实是要去阻击从后面来偷袭的敌人,班长也证明了确有敌人从后面来袭,老地主的判断没有错!班长还说,当时自己用枪指向老地主也是实情,那是因为自己对他的误解!
  班长以一个人格向上级保证,在战场上,老地主没有胆怯没有退缩,勇敢地战斗直到受伤倒下,所以是一名合格的军人!
  可是,当调查到一个细节的时候,出问题了。
  根据模拟现场,老地主所在位置是不可能会看到后面有敌人上来的,他所说的“凭感觉”和“凭经验”等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也不能说服任何人。
  那么,如果他并不知道有敌人从后方偷袭,而在敌人正面进攻时向后方移动,说明了什么呢?
  班长也无话可说。
  经过漫长的隔离审查,漫长时间的等待,等来的结果是:劝退。
  身上背着“逃兵嫌疑”的污点没办法洗清,老地主没脸回老家面对乡亲们,就随着大批复转军人,一起来到了北大荒。
  1956年,家乡第三次划成份,不知怎么的,家庭成份从原来的“中农”变成了“地主”。
  老地主这个称号,就是这么来的!

  “你应该继续申诉啊!你就说你是猜的还不行啊?
  骆驼听了老地主的故事,很是为他不平!
  老地主苦笑:“你问问马老吧,作为领导干部,有可能相信我吗?”
  马老说道:“即便不是领导干部,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也会选择不相信!这既不合理,也不科学!”
  “那您就看着一个为国家流过血的人被冤枉?”
  骆驼不服气的叫了起来!
  “骆驼,你抛开个人感情,不带任何情绪,冷静的理性的回答我,老潘的这个神灵感应,你信吗?”
  马老非常严肃点问骆驼道。
  “可能--吧?”
  骆驼看着颓丧坐在一旁的老地主,回答的支支吾吾,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到。
骆驼的心里还想着老地主的冤屈。
  战场上枪炮轰鸣,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冒着枪林弹雨顽强坚守阵地的士兵,机关枪、爆破筒、硝烟和热血,战友的遗体、屹立不倒的军旗!
  被骆驼顶礼膜拜的英雄斗士,怎么能够和冤屈、监管、批判,改造这种词汇联系到一块儿去了呢!
  “哪儿有拿着爆破筒,拽着弹药箱当逃兵的!”
  看着骆驼愤愤不平的样子,老地主苦笑。
  骆驼安慰老地主道:“你的事我一定帮你反映上去,还就不信了,明明是战斗英雄,怎么就成了逃兵了呢!”
  听骆驼此言,马老和陈校长若有所想,互相对望了一眼。
  不知道怎么往下聊了,静默了片刻。陈校长貌似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又把骆驼情绪调动起来!
  “其实有些潜意识和预知能力,已经有许多科学家证明了,是存在的。”
  “真的呀?”骆驼眼睛一亮!
  老地主也把头抬了起来看着陈校长。
  “人的预知能力来自于潜意识对外界环境的正确判断,是潜意识的衍生思维,属于超感官知觉的一种,好多人都其称之为第六感。”
    陈校长背书一样,也不管别人听得懂听不懂。
  “第六感?”
  骆驼根本不明白,傻傻的看着陈校长。
  “对呀!”
  陈校长见骆驼不明白,解释道:“一般来说,我们的感觉有味觉、嗅觉、听觉、视觉、触觉这五种,这些感觉通道接触外界后,将外界的信息输入大脑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梳理加工,大脑才可以根据这些信息作出判断和反应及指令。”
  “我的天哪!这么麻烦?”
  骆驼晕了!
  虽然骆驼听得云山雾罩,但是马老和老地主,却在十分认真地听陈校长说。
  “除此以外,人还具有第六感,这是一种类似于‘直觉’的心理感觉,也许第六感的预知能力是大脑的一种思考机制,也许是潜意识的某种延伸!”
  “虽然目前学界对于第六感还没有科学、准确的定论,但是人的潜意识的存在及重要的作用,已经得到包括科学、心理学、哲学等多种学科专家学者们的认同。”
  “潜意识作为一种感性思维和生命本能反应的存在,是合理的!”
  一直在听着陈校长讲话的马老,先是咳了两声,然后说道:“老陈那,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实事求是才是我们的原则,不能靠不着边际的超感官知觉和那个所谓的第六感来判断是非呀!”
  “马老,正因为我们是唯物主义者,实事求是是我们的原则,所以,我们看到的许多超能力现象,比如潘大娘的摸骨算命,比如骆驼的超常反应速度,用理论是没办法解释的!”
  “啊?”本来陈校长说这些难懂的东西骆驼已经昏昏欲睡,听到到自己的名字,一下惊醒过来!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说你呢!”
  看到骆驼睡眼惺忪的样子,马老笑了。
  “说你打起架来怎么反应那么快?”
  “哦哦,问这个呀?”
  骆驼来了神儿!
  “这应该是老打架老打架,慢慢儿练出来的吧?”
  马老摇摇头,说道:“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认为只要有毅力肯吃苦善总结,再加上一点悟性,是可以练出来的!”
  顿了一顿,马老道:“上次骆驼跟我对招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根本啥都没练过,就是个棒槌!可是让我吃惊的是最后那一刻,他的预判和反应的速度,简直不可思议!”
  马老转过去又向陈校长继续说道:“一个练武的人,肯吃苦有毅力,悟性高加上名师指导,一辈子也不容易做到这么快!骆驼显然不是这种人。或许就是你说的潜能力吧?”

   骆驼回味着马老说的话,分析这些话是在夸自己还是骂自己?
  “就是练出来的!”
  可是骆驼觉得坚定地相信,好多东西是可以练出来的,只要你刻苦,玩儿命的练!
比如说,小时候最怕背书,可后来为了能免费蹭车和免费进公园,为了打辩论能赢骟驴他们,就狂背语录,最后不但倒背如流,并且学以致用,将扣帽子打棍子,拉大旗作虎皮等技能,运用到无比纯熟。
  这不就是练出来的吗!
  正想着,听老地主问自己:“那天你和别人搁这边儿旯干仗,你怎么头一下子没动那领头儿的,反倒先干倒了旁边儿那人呢?咋想的?”
  “他揣着刀子呢!”骆驼随口回答道。
  “你看见他带着刀子了?”
  骆驼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说道:“看倒是没看见,就是觉得那群人里边儿丫最特么阴,得先把他干趴下,心里才踏实!”
  “这就对了!”老地主一拍大腿!
  “我也感觉到了最危险的人就是他!当时我就跟斯文和马老说了,他们都不信!”
陈校长接着说道:“后来有人证实,在场所有人只有他随身带了一把匕首。骆驼把他撂倒了以后,那把匕首还扎着了他自己的大腿根儿!”
  “是吗?”骆驼大呼:“还把自己给扎了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是啊,团部医院的护士给他做的包扎!”
  “这就是预知能力?”马老想了想说道:“七八个人里,偏偏先把他干倒,骆驼你当时就看出他带刀了?”
  “一开始也没有看出来,直到后来动起手来,就觉得那孙子兜儿里有刀,是个电木把儿的!”骆驼肯定地说。
  “我要是一开始就看见他带刀了,我傻子呀还跟他们动手?早就跑了!”
  “无法解释!”陈校长叹道。
  马老笑道:“要是能解释得清,那老潘的事儿也就有结论了。”
  “隔离审查的时候有人也这么对我说过!”
  老地主道:“可是这话一经我嘴里说出来,就成了宣传迷信对抗调查拒不认罪了”
“老潘,”陈校长说:“这种现象,用你们的那种理论说法,怎么解释?”
  见老地主欲言又止,面有难色,陈校长忙安抚道:“你别有心理负担,咱们只是在讨论应该怎么深入批判封建迷信,想要批判就先要了解,才能知己知彼,把握关键,才可以蛇打七寸,一击而中!”
  老地主看看陈校长,笑道:“陈老师你不用先拿话宽慰我,我知道咱这屋里头没有害人的!这么着吧,我就当个故事讲,你们就当个故事听,过年了,咱们就当个乐呵儿!”
  “好哇好哇!”
  听老地主要讲故事,骆驼举双手赞成!
  老地主首先对陈校长说:“陈校长您是个文化人,刚才您讲的那些理论,虽然我没全听懂,但是能让我心里很开窍,听得出来您对这块儿应该是有研究,所以,我要是说的哪儿不明白,您就给指点指点!”
  “一块儿探讨,咱们一块儿探讨!”陈校长连忙说道。
  “从哪儿说起呢?”
  老地主想了想:“就从开天灵这儿说吧!”
  “啥叫天灵?用老话说就是充斥天地宇宙的天地灵气,万物运行之法则。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马老,这么说就很唯物了吧?”
  马老点点头,示意老地主说下去。
  “能够感受到天灵的人,就是我们所说的通灵之人。当然,每一个通灵者对天灵的感知程度因其修为而异。获得通灵能力的途径,也有天赋、遗传和修炼等不同方式。”
  “有天赋的人,他的天灵会在机缘到的时候,自动打开,或是有神佛相助,或是能自修,不用由他人来帮忙。”
  “第二种是遗传,我属于这一种,通常来说,通过家族血脉遗传的,只能承传到简单初级,最基本的灵识,要想提升还是需要修练和与灵识的交流互动反复实践才行。”    “第三种就是修炼,用修炼的方法打通天灵,要求修炼者首先要有悟性,还要肯用功耐寂寞,最重要的是要有名师点化,才可以逐步提升。”
  “那我是哪种呢?”
  骆驼没听出来自己与这些神奇怪诞的故事有半点关系!
  “你不是说我也通灵吗?”
  “别急,”
  老地主说道:“就要说到你了!”
  “除了这三个途径外,还有一种办法可以达到通灵的,就是开天灵。比如骆驼这种。”
  说到这里,老地主见屋里三人都在认真听着,忙说道:“陈老师,我没有跑题吧?”
  “没有没有!你继续说,我们都听着呢!”
  “好吧”老地主押了一口茶:“那我就接着说”
  “破骨通灵,是一种比较极端的唤醒灵识的法术,就是用法器将人的头顶中央天灵盖那个位置敲开,然后划出一道“开灵符”加以施法。”

  听老地主讲到到此处,骆驼不由得的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疤痕,感觉有点儿痒痒的。
  陈校长看着骆驼的动作,笑了笑把手搭在了骆驼的肩上。
  老地主继续说道:“这件事做起来极难,因为人有天、地、命三魂,‘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驻身’,命魂的驻身之处,就在天灵盖中。”
  “所以,破骨通灵稍有差池,命魂离体就会断人性命,命魂损伤也会导致终生痴呆。”
  “我的老天爷!”
  骆驼捂着脑袋喊道:“吓死我了,差点儿就嗝儿屁着凉了!变成个大傻子也不好玩儿啊!”
  “你要是真的傻了,也就没烦心事儿了!”
  陈校长逗骆驼说。
  “那也不成!我们胡同里就有一个傻子,成天的被我们一帮小孩儿追着打骂欺负,我可不想当傻子!”
  骆驼悻悻然地说道。
  “别闹!”
  马老抬手止住骆驼的嬉笑:“听老潘说!”
  “正是因为技术要求极强,危险系数又极高,并且涉及生命,即便是世外高人,也是不敢轻易妄言可以帮人开启天灵,况且也没有人愿意用生命去冒险!所以,世间极少见到有借助外力开启天灵成功的范例。”
  “这么说来,”马老对潘、陈二人问道:“骆驼的天灵是被人无意间打开的,但蹊跷的是其位置、力度、角度等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可以说精准到了极致!这就让人难以置信了!”
  陈校长说道:“理论上,从概率学的角度解读,可能性非常小不等于没有可能,极少见到并不是不会见到。所以,即使是百万分之一的几率,总会有人遇到。如果有谁遇到了,对他而言,这个几率就是百分之百。这和老潘说的‘天数’好像有点相似了吧?”
老地主接下来说:“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借助别人之力打开天灵的,因为自身没有修持,所以无法把控自身的灵体,这种人必须有明师协助,对灵体加以封印,经后天修持或其他途径方法,达到‘固灵’,才可以解开封印。”
  “骆驼的天灵打开后并没有人为他施符,灵体是怎么封印住的,无法解释!”
  “要是没有封印会怎样呢?”
  “没有经过修持的灵体是‘邪灵’,就像无法无天的的暴徒,如不施符压制,‘邪灵’就会掌控人的命魂,让人做出失去理性的事情,造成严重后果。”
  “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老房子,墙角有一块‘泰山石敢当’的石碑,就是用于镇妖邪保平安的封印,同样道理!”
  “石敢当?”骆驼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们学校军训团的石政委送给我的军帽上边儿,写的就是这仨字儿!听说那是他的外号,他自己特别喜欢!就写在帽子里了!”
  “哦?”
  老地主皱着眉头思考片刻,刚要说话,被陈校长拦住!
  “你等等,让我来解释你听对不对!”
  “军帽的衬里上都会盖有红色印章,又是曾被军人戴过,气场强大,有杀气!‘石敢当’三个字,霸气十足,自古以来用于震慑邪灵!这顶帽子骆驼当时就戴上了,就等同于封印邪灵一样的作用!老潘你说我解释的对不对?”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就是想不通,怎么能这么巧呢?”
  骆驼一头雾水,听了个大概,也感觉很奇幻,像听神话故事一样,没有往自己身上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6-12 12: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应召唤骆驼上山  报私仇胡排下套

  瑞雪兆丰年,好一场大雪,从大年初一下到初三,才刚刚放晴。
  春节放假的这几天,食堂竭尽所能地变着样儿给大家改善伙食。
  知青们除了凑在一起吃吃喝喝吹牛扳杠,就是打牌赌钱,要不然就出门儿,到外连去串串,探访同学、朋友。
  骆驼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儿多,快中午了还没出被窝儿。
  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扒拉自己的头。
  “快起来!赶紧起来!”
  骆驼睁眼一看,是曾指导员,赶紧掀开被子坐起来,揉揉眼睛看着曾指。
  “快起来吧!一会儿搭一辆往山上送谷草的车,去葡萄沟林场报到,王营长点着名儿的让你上去,着急着呢!”
  骆驼听清楚了曾指说的话,高兴地跳了起来!
  “车正在装谷草呢,这就快装完了,赶紧收拾东西!”
  “好嘞!马上!”

  每年冬天,各农业连队都要抽调劳力和耕牛,到山上林场去拉木头。
  这事儿历年都归王营长管,所以每年的冬天就是该他最忙乎的季节。
  今年连里选派人手的时候,正好骆驼去牡丹江了,所以没有赶上。
  听说山里特别好玩,可惜今年错过了,骆驼非常扫兴。
  这回,王营长点着名儿的要自己上山,还急茬儿的,骆驼高兴极了,紧忙收拾起行李。
  一辆解放牌大卡车等在公路上,车上高高的装满了谷草。
  驾驶楼里除了司机以外还有一个人,块儿大膘肥的,说是山上一个抬木头的受伤了,他是上去顶替的。
  司机问骆驼,是愿意坐在驾驶楼里挤一挤,还是愿意在上边?司机还说,在谷草堆里絮一个窝儿躺里面,上面再盖上厚厚的谷草捆儿,贼舒服!
  骆驼不愿意在驾驶楼子里挤,就爬上高高的谷草堆,刨了一个深坑躺进去,用草捆儿盖上自己。
  司机说的没错,谷草堆里真的一点都不冷,甚至还有些暖暖的感觉,还软软乎乎的。
  车子开起来,晃啊晃的。
  没多久,借着残余的酒劲儿,骆驼睡着了。
  被司机叫起来的时候,是已经到了葡萄沟林场的护林站。
  这是一幢用原木搭建的房子,童话书里见过的那种。
  房子里面暖融融的,一进屋骆驼就看见,几十条大狗卧在屋子中间,被吓了一跳!
  屋子里的一角有一个大锅台,灶膛里的木柴烧的正旺,啪啪的崩火星子!
  锅里肯定是炖的肉,香气扑鼻。
  一个老头坐在锅台边上在剔骨头,每剔出一块骨头就叫一个狗的名字,被点到名字的狗就会走到他跟前,接过骨头转身走出门外,其他没有叫到名字的狗仍然乖乖地爬在那儿等着
  骆驼看的目瞪口呆的,简直神了!太守纪律了!
  老头儿说,今天打到了一只“犴大犴”,全是这群狗的功劳!
  “啥叫犴大犴?”骆驼问道。
  “你到门外边儿看看去,那犴大犴的皮还在杆子上挂着呢!”
  骆驼撩开棉帘打开房门出去看,看到门外两根树杈子上,挂着好大一张皮,摸了摸已经冻得硬硬的,似乎那毛儿还有点儿扎手,天色已晚看不太清楚了。
  回到屋里,老头儿盛出三大碗肉,给一人一碗。
  骆驼吃了一口,感觉和牛肉味道差不多,又有特殊的一股说不出的,像青草的味道。
  骆驼中午就没吃饭,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一大碗肉转眼吃了个干净。
  离开护林站,没一会儿,车子开进了葡萄沟山谷中的“楞场”。
  “楞场”是原木集中和转运的地方。
  山上成材的树,经过伐倒、去枝、截断、整理,初步成型后,用牛爬犁一根一根的拉到山脚下,然后按照类别和规格,分别码成垛,等山下运木头的卡车来了,再装车运走。
  这块地方就叫做“楞场”!

  骆驼把行李卷从车上搬下来,向过来卸谷草的人打听三连的人住哪儿?
  顺着人指的方向,骆驼看见,山坡上有一个好大的房子,就像骆驼见过的地窨子一样,只有屋顶露在地面以上,其余部分全都埋进山坡里。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地窨子实在是太大了,估计里面起码能住上一百多人!
  三连来的喜子、华子和大伟等兄弟们都在,见骆驼来了,大家都很高兴!
  骆驼还见到了在其他连的老同学,老朋友。
  要不是上山,哪儿有那么容易能凑到了一起!
  骆驼还打算跟哥儿几个彻夜长谈呢,没想到才十点来钟,大伙儿就各自去睡觉了。
  喜子告诉骆驼,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儿,就不奉陪了。
  搞得骆驼很无趣。
  果然,第二天天没亮,骆驼就被滴滴答答的起床号声吵醒了。
  骆驼随着大家一起,洗漱完毕,拿着饭盒去食堂吃早饭,然后按着喜子和华子说的方向,到营部向王营长报到。
  “报告!”
  骆驼规规矩矩等的在门外。
  “报什么告!赶紧给老子滚进来!”
  还是那么强横彪悍,粗野霸道!
  还没等站稳,王营长就一把把骆驼拉过来,点着骆驼的鼻子骂道:“听说你他娘的开小差了,无组织无纪律!”
  “营长,我已经做过深刻的检查了!”
  “蒙混过关了?”王营长狡黠地问骆驼道。
  骆驼忙回答:“其实,我是去看我舅舅去了,他前些日子得病了,我请假……”
  骆驼正说着,王营长突然伸出手,做出一个“不要做声”的手势!然后踮着脚走到床铺边,从铺盖卷儿底下抽出一把驳壳枪来!
  骆驼震惊了,这是电影里才见过的那种盒子炮啊!双枪李向阳用的那种!
  王营长他要干什么?
  见王营长轻轻打开枪的保险,子弹顶上了膛,枪口指向窗户。
  顺着枪口的方向看去,骆驼看到,隔着窗户纸,一只小鸟在窗棂上落着。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窗户上这只小鸟的影子,骆驼目测,枪口离小鸟最多超不过十公分,骆驼已经想到这只可怜的小鸟身体支离破碎血肉横飞的样子……!
  “砰!”
  枪声响了,只见那只小鸟的影子先是往下一蹲,然后急速地煽动(扇动)着翅膀扑棱棱飞走了。
  王营长楞了一下,嘴里念叨:“来赖个西用!”神情沮丧地把枪塞回铺盖下面。
骆驼看到王营长这个样子,感觉十分可笑,又怕营长尴尬,站在那儿没敢说话。
  “你刚才说的啥?”
  王营长这才想起骆驼正在跟自己说话呢!
  “没说什么呀!”骆驼也忘记刚才说的什么了。
  “听说你跑佳木斯去了,还参与了兵团司令部跟当地革委会的那场纠纷?”
  “这您也知道了?”
  “这么大的事儿,还有谁能不知道!都闹到省里去了!”
  骆驼赶紧解释道:“那是当地的一帮小混混儿,太无法无天了!抢咱们东西不说,还打伤了咱们的战士,您说,咱能惯着他们吗!”
  王营长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说了,说你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和对方摆事实讲道理,表现的很勇敢嘛!”
  王营长这么一说,骆驼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好吧,说说你的事儿!你是愿意跟着我跑跑腿呢,还是愿意上山干活儿去?”
  王营长问骆驼。
  在骆驼心里一直认为,给首长当警卫员通讯员的,都是一些小个子娃娃兵,屁颠屁颠儿的!
  还是回去跟自己哥们儿一块儿混更舒服!
  “我可不愿意当……”跟屁虫仨字儿,差点儿顺嘴就溜出来!
  “你能干啥活儿?”
  “抬木头?人家都是整副的肩儿,你插不进去!”
  “后勤?伙房?检尺啥的?那都是老娘们儿干的活儿!”
  “那就看看棚子里还有富余牛没有了,要是有的话,你干脆就赶套子去吧!
  “赶套子?怎么赶?”
  “自己看去!”

  经过一上午的观察和了解,骆驼终于弄明白了。
  “赶套子”,就是赶着牛爬犁,把整根的原木从山上的林子里拉到山谷中的楞场。
牛爬犁看起来很简单,套在牛身上的两根辕子直接拖到地面,辕子头儿上横着一根粗木。就是拉木头用的雪爬犁。
  看他们干活儿感觉挺轻松的,进山的时候腰里别着斧头,摇着小鞭儿,跟在爬犁边儿上往上走;回来的时候,爬犁的横木上拖着一根原木,原木在这里叫“件子”或者叫“件儿”,按长短分有八米的件子和六米、四米的件儿。
  想把那么大的一根木头,牢牢地绑在爬犁上拖回来,是需要一点儿技巧的。
  先要把爬犁赶到选好的原木旁边,拿一个叫“压脚子”的工具把原木的一头儿撬到爬犁的横梁上,再用斧头在原木上砍出一个凹槽,用大绳捆好绞紧,就可以赶着牛下山了!
  这活儿干起来不复杂,但起五更爬半夜的,太熬人!
  因为东北是属于高纬度地区,到了冬天,比内地的白天短,加上四面都是大山,天黑得更早!所以尽管天不亮就上山,也会觉得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离楞场近,每天能拉好几趟,离楞场远的话,有时候一天只能拉两趟,甚至一趟,餐风沐雪,十分辛苦。
  而且,还特别危险!
  被伐倒的原木都是在山上的林子里,先要从那个地方把原木拉到开好了的雪道上,才能顺利下山。
  山上的地势千差万别,如果太过陡峭了,就非常危险!几千斤的原木往下滑的力量是很大的,仅靠一头牛根本掌控不住!看着不像是牛在拉爬犁,而是原木推着牛往下滑!
相反,太平坦的地方或是积雪被风吹走露出地皮的地方,牛拉爬犁就会很吃力,更有被称作“倒扳岭”的上坡路段,就必须要用撬杠压脚子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动。

  了解了这一切以后,骆驼正式加入了赶套子的行列!
  急急忙忙吃完早饭,骆驼赶到了牛棚,见牛棚里只剩下三头牛了,骆驼先是选了一头很壮实的黑牛,饲养员老头儿说,这头牛有劲儿,它的前主人因为受伤下了山,把它留了下来。
  骆驼正要去解开黑牛的缰绳,旁边的一头黄牛却伸过头来拱开了骆驼的手,眼睛看着骆驼哞哞的叫了两声。
  “这头牛怎么样?”骆驼问老饲养员。
  “这个大黄啊,通人性,有韧劲儿!就是老了点儿,腿短性子慢,怎么打都走不快,没人愿意用它!”
  骆驼摸了摸它的头,还是没有选它,可它却用头使劲的蹭骆驼的手,好像是很期待的样子。
  饲养员老头说,今天这是怎么啦?大黄跟别人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兴许是你俩有缘分吧?
  听老饲养员这么一说,骆驼决定,放弃了旁边那条健壮的黑牛,选了大黄!
  饲养员老头儿见骆驼已经选好了,说道:“刚才看你想要那个大黑,我不能说什么,其实我也不建议你选那个,那黑牛看着挺壮实的,但它脾气不好,它前边那主人就是被它顶伤了的!”
  听着老饲养员的话,骆驼无意间又看了那黑牛一眼,居然看到那牛正在怨恨地瞪着自己,并且,目光中带有一股强悍的戾气。
  在老饲养员教骆驼怎么套爬犁时,大黄非常配合,自动站到两条辕子之间,抬腿避开地上的绳索皮具,任凭饲养员和骆驼为它上牛鞅子、装鞍子,直到装备完毕。
  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头老黄牛,在后来的日子里,两次救了骆驼的性命!
  已经有很多人陆陆续续的赶着牛爬犁上山了,骆驼跟在他们后面,向山上的树林出发!

  天色渐亮,远处的山岭慢慢清晰起来,满山遍野都是白皑皑的一片,树木被白雪覆盖着,层林尽染,特别的好看!
  赶套子的吆喝声,甩鞭子清脆的啪啪声,夹杂着一两声哞哞的牛叫,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回荡在山谷中。
  到了砍伐区,天大亮了,天空的颜色也变成蔚蓝,抬头可以看到山顶已经被金色的阳光笼罩,蔚蓝的天空,金色的阳光,白色的积雪,交相呼应,煜煜生辉!
山林里面,因为四周高山密林的遮挡,还是略显得有些幽暗,但这不影响骆驼大好的心情!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那!”
  此情此景,骆驼兴致大发,放声唱起京剧“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唱段!
  刚唱完这一句,就听到前边也有人在唱,但唱的是一首浪声浪气的小曲儿。
  “提起那宋大莲,长了一副好人才,不擦胭脂不抹粉儿,生就个自来白,人人见了人人把她爱,出家多年的老和尚见了也发呆!”
  这个调儿骆驼听过,电影《林海雪原》里,剿匪英雄杨子荣假扮土匪的时候唱过,不过他就唱了两句!
  骆驼加快脚步跟了过去,走近了才看出来,唱小曲儿的竟然是胡排!
只见他悠闲赶着爬犁在前面走,戴着猱头皮的帽子,穿一黑棉袄,腰里扎着根棉布腰带,活脱一个那部电影里的土匪小炉匠!
  嘴里继续唱着:“远看罗锅桥,近看是桥腿儿高,几片荷叶就在那水上漂,公鱼儿咬住了母鱼儿的尾,公蛤蟆就搂住了母蛤蟆的腰!”
  骆驼不得不佩服,胡排脑袋瓜子里边儿,嘎七马八的东西太多了,还都特么贼好玩儿!

  不知不觉中,上山来的人们都已经散开,各自寻找伐倒的原木,胡排在一个小山包上找到了一根,开始忙碌起来。
  骆驼也在附近见到一根八米的件子,便也把爬犁赶顺过来,学着胡排的样子,用压脚子将原木撬上爬犁横杠、再用斧子砍个豁儿、绑大绳、绞紧!
  再仔细回想一下,各个步骤都没有遗漏,这才放心,转头看向胡排。
  正坐在原木上抽烟的胡排,对骆驼瞥了一眼,吐掉嘴里的烟头站了起来,拿着压脚子在爬犁下面一撬,嘴里一声吆喝:“驾!”
  那头牛听到口令,借着那一撬的劲儿,腿一蹬,拖着爬犁带着原木,滑动起来。
  胡排拉住拴在牛鼻子上的缰绳,走在旁边。
  骆驼也依照样子,跟在胡排的后面。
  走了没多远,到了一个陡坡的跟前,骆驼看到,坡的下面就是一条爬犁主道,上了这条道就可以很轻松的前往楞场了。
  可是,这个坡特别的陡峭,而且足有二十多米高,看起来就跟直上直下差不多!
  坡上还真的有爬犁滑过的印儿,但骆驼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那都是怎么下去的,飞吗?
  骆驼又看向胡排。
  见胡排不慌不忙走到坡前,紧了紧腰带,把棉手套别到身后,拉起牛缰绳便往坡下走!
  那头牛看着眼前的陡坡,不敢迈步,胡排用力拽缰绳,那缰绳连在牛的鼻环上的,牛吃痛,便不情愿的一步一步向前走,直到后面原木开始下滑!
  牛开始用四条腿撑着地面,却止不住原木推着爬犁越来越快的向下滑!最后这牛居然像狗一样坐在地上被推着滑落!
  胡排紧紧拽着缰绳靠在牛身上,那牛被拽的转头,骆驼看到,牛的眼睛瞪得好大,眼珠子红通通的!
  下滑中的原木左右摆尾,撞击两边的树木,把树上的雪也震下来,还搅起了地上的积雪,渐渐的,骆驼只能看得到一团飞雪向陡坡下面滚去!
  终于落到了山坡下,飞雪散开,见胡排已放开缰绳,正拍打身上的雪,然后整理下牛身上的套索,向坡上看来!
  “下来呀!怎么,害怕啦?”
  赤裸裸的挑衅!
  骆驼站在坡顶,看胡排仰着头,一脸奸笑的样子,才知道这是被他算计了!
  “老子吃葱吃蒜就是不吃姜(将)!”
  骆驼对胡排大声喊道!
  要是真的拿自己的命去跟这种人置气,那才叫傻子呢!
  “那好吧,你就在上边待着吧!驾!”

  胡排赶起爬犁,沿着平整的爬犁道走了,嘴里又唱起了那支淫荡的小曲儿!
  “四更鼓儿忙,两个人就上了床,上了那牙床宽,宽去了奴的衣裳啊,亲人儿那我搂着你盖上了鸳鸯被,腿缠腿来腮贴腮,舌尖儿赛蜜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2 22: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3 06: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荒村轶事一回回,戏说知青苦楚陪。
笔走沧桑怜旧梦,几许欢欣几许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8 10: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青酱、忌讳,嗯,这口音,土豆熟悉,小时候也是这样说话。
   朝鲜战争、爆破筒、弹药箱,逃兵……   
   读者和骆驼一起听老地主讲述别样的故事。
   老地主、陈校长和马老,三重磅人物和骆驼互动,以志愿军战士和骆驼身上显现的奇特现象,纷说起通灵、命魂、天灵盖、第六感官……

   “迷信”、传说、灵异现像与和对现代人体科学、心理科学的知识的朦胧理解纠缠在一块,给特殊年代里封闭的北大荒添了一道亮色,为监管班“除夕夜”添了一丝集体温暖。
   
  当然,“骆驼一头雾水,听了个大概,也感觉很奇幻,像听神话故事一样”,可信。

  土豆个人很欣赏作者设置的这一幕,对监管班人物对谈的内容也很感兴趣。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阅读过相关资料,知道苏美很早在搞这方面秘密的实验研究,理论上也在不断突破。几年后国内兴起的“人体生命科学”研究热潮,实际上是国家改革开放、人们思想解放的伴生物。土豆业余多次以小学和中学生为对象做过“人体识字”实验,成功率半成以上。自由才是科学发展基石,以行政手段和一边倒的舆论干预科学探索、研究,冠以“伪科学”打压一时还无法用科学原理解释的民间奇异现象,不是科学态度,国家只会继续落后。1969年人类已经在月球上行走,六九届的中学生却一锅端地走向了北大荒,是走向进步还是大踏步的落后?
  人对自己的“天灵盖”里的东西认识太少,否则为啥IBM公司的“深蓝”电脑击败了世界国际象棋大师,谷歌的人工智能(AI)机器人的思维逻辑和对“人”的理解已经超越人类,连开发者也无法解释这一事实。人研究出的“机器”脑子超过人脑,只能说明人对自己的身体的认识还在初级阶段。
  人无法治愈癌症,对“痴呆症”都束手无策,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闹得全世界人仰马翻。相信,人按科学规律去研究自然、探索人自身,才是正路。
  
  “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是《哈姆雷特》作者莎士比亚说的。
  一部小说,能引起读者一连串乱七八糟的洞想和议论,这可能是作者没有预想到的。

第十八章
  骆驼上山了。
  太平沟、西葡萄沟、林场,伐木、顺山倒、赶套子,知青荒友的北大荒记忆里,太多太多。
  作者为小说安排了更新鲜、神奇、动魄的故事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5 14: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我相信人的第六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2-8-17 21:21 , Processed in 0.34618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