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81|回复: 5

小说--知青骆驼(第29-30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4 23: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知青骆驼

第二十九章  争名份兵团边防全叫部队  耍无赖敲诈得手喜获丰


  经团卫生队的医生检查诊断,骆驼是左腿小面积二度烧伤,其中有铜钱儿大小的两块儿是深二度,没什么大不了的!
1
  付成安面部表皮灼伤,龚建宇双手轻度烧伤,三个人都被收住院治疗!
  张兰淑带着秦丽、唐亮二人,到服务社买了毛巾牙膏等洗漱用品和一些吃的东西,送到病房。
1
  已经是晚上了。
1
  骆驼缠着纱布的左腿,被悬挂在病床上边的架子上,人只能躺在床上,手上扎着吊针,吊瓶挂在床头。
1
  现在还是感觉伤处又热又胀,一跳一跳的疼!
  龚建宇只是俩手都包上了纱布,不影响走动,但是吃饭上厕所的时候,就不方便了,估计非要有人伺候才行。
1
  付成安更夸张,整个脑袋被纱布包裹着,只露出嘴、鼻孔和两只眼睛,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哼哼。
1
  再晚一些,曾指导员过来,还带来了张国政,说是派他来护理三位伤员,帮着打饭上厕所什么的,张国政见到骆驼和付成安的样子,有点傻眼了,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张兰淑对曾指导员道:“张国政一个人照顾三个伤员怕忙不过来,不如我也留下来,帮着喂喂饭,有事叫个护士啥的,两个人也能换班休息呀!”
1
  曾指导员一听,觉得有道理,便让张兰淑留了下来,然后就带着秦丽和唐亮等人回去了。
1
  第二天上午,曾指导员又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军人,骆驼开始以为是团部的人呢,听曾指导员介绍才知道,这是边防团驻军的张连长,是看望负伤的救火英雄来的!

  骆驼心里明白,他这是探听虚实来了!因为这次山火是他们烧荒时候不小心跑火造成的事故,因此而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他们是必须要负责任的!

  这位张连长说,他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探望伤员,除了对负伤的人表示慰问以外!还要对三连领导班子以及所有参与扑灭山火的人员表示感谢!

  骆驼听出来了,他说这话的目的,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消化在基层,免得反映到上面去,被上级责罚!

  边防团的这些举动,是早上王营长过来看骆驼的时候,就提前分析得透透儿的,并且已经预料到的!

  王营长昨天接到团里紧急命令,说边防团跑火了!要他组织各连抽调出来的灭火队伍,协同边防团扑救山火,可是没等各连的队伍到齐,命令又撤销了,说是山火已经被扑灭!

  到了晚上,听说三连送到卫生队来了三个伤员,电话里一打听,得知里面有骆驼,所以一大早就来看看,跟骆驼说了这里边儿的猫儿腻。

  对这些事儿,骆驼也就是听听而已,跟自己又没关系!

  可是,当张连长把一幅锦旗交到曾指导员的手里的时候,骆驼不乐意了!

  红色的锦旗,金黄色的大字: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张连长正满面笑容地与曾指导员握手,骆驼发话了!

  “张连长,我觉得这个锦旗写的不对啊!什么叫军民团结啊?您把我们当老百姓了吗?”

  张连长想了想,说道:“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对于老百姓来讲呢你们是生产建设兵团,算是军垦对吧?可是对于我们正规部队来讲呢,咱们之间理解为军民关系,也未尝不可,是不是啊?”

  “我觉得不是!”骆驼死犟!

  “咱们都是沈阳军区的,都受黑龙江省军区管理,都是正规的编制,怎么你们就是军队,我们就成了老百姓了呢?”

  “这应该是分工不同吧?”张连长耐心地解释道:“平时我们边防军的主要任务是驻守边防,你们建设兵团的主要任务呢,是生产建设,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

  看骆驼还是不服不忿的样子,张连长赶紧又补上一句:“只是革命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啊!”

  “分工不同?那铁道兵、工程兵和你们也是分工不同,他们也是以工程建设为主要任务的呀,在你们眼里就都应该是老百姓了呗!”


  打嘴仗骆驼谁也不怕!

  可张连长却不愿意与骆驼闲磨牙耽误时间,笑着对骆驼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咱们不应该是军民关系,咱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关系!”

  随后,便把手里的锦旗又重新卷好,交到旁边的小战士手里。

  “这么着吧,我拿回去重写,你看应该怎么写合适呢?”

  “要是让我说,我觉得你这锦旗根本就没有必要送,既然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们做的就是应该的,还送什么锦旗呀?不用了!不用了!”

  骆驼连连摆手,却见曾指导员正在使劲地瞪着自己!连忙又改了腔调!

  “不过我觉得,既然锦旗都在这儿了,改几个字也不那么太难,那就改个比如说革命战友什么的,或者共同战斗之类的,都比刚才那个军民团结如一人强多了,那个就是有点儿看不起人了!”

  “携手同心共建钢铁边防,你看好不好?”张连长出口成句!

  “这个好!”骆驼拍手称赞!

  “那我这就回去重写去!”张连长雷厉风行,抬脚就要走!

  “等等!”骆驼又把张连长叫住!

  “还有,你看就因为你们的一个疏忽,我们连出动了一百多人去救火,耽误我们自己的生产不说,还把我们职工家属的柴火地给烧秃了,这总应该给我们点儿补偿吧?”

  曾指导员赶忙拦住骆驼,喝道:“闭嘴!不许这么说,都是兄弟单位,哪儿有你这样儿的!”

  张连长把曾指导员拉到一旁,笑道:“我跟司务长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早上杀了一头猪,一会儿就送到你们连去,表示慰问和感谢!”

  “不用不用,怎么能这样呢!”曾指导员连连摆手。

  骆驼却毫不领情,继续语出惊人!

  “一头猪也就能出一百多斤肉,我们全连上上下下连家属算上,一共四五百口子人,每个人能摊上几口啊?那玩意儿一过嗓子眼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算是什么补偿!”

  曾指导员只恨自己不能冲上去捂住骆驼的嘴,急忙拽着张连长胳膊往门外走,边走边说:“别听他的,这孩子净瞎胡闹!咱们兄弟单位之间互相帮忙应当应分,说什么补偿不补偿的,太外道了!”

  眼看张连长就要被曾指导员拽出门了,骆驼紧忙大声喊道:“公家要不要补偿我管不着,可我个人的棉袄棉裤全烧坏了,不得赔我呀?你们要是不赔,我就找你们领导问问去!”

  “你太不像话了!”说这话的是秋红兵。

  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从哪儿冒出来的,气愤地对着骆驼高声喊叫:“解放军是咱们子弟兵,你这么做合适吗!”

  秋红兵这句话恰恰戳中了骆驼的痛点!

  “他们是你的子弟兵,你又是谁的子弟兵?自甘堕落!难怪让人瞧不起!”

  说罢,骆驼又瞟了一眼张连长。

  “你才让人瞧不起!本来觉得你舍己救人挺像个英雄的,没想到你是狗改不了吃屎,就是一个自私自利斤斤计较的臭无赖!”

  骂起人来了?这谁怕谁!

  “哟!谁裤裆没夹紧又把你给漏出来了?今天还阳了是不是?又能跳脚儿骂人了是不是?忘了你昨天那怂样儿了吧,差点儿变成烧鸡!”

  “你才是鸡呢!你臭流氓你!”

  “你俩都给我闭嘴!”

  曾指导员看样子真的急眼了:“这当着边防团同志的面,丢不丢人!”

  “就是!刚才医生都说了,我现在不能着急生气!”

  听骆驼说的这句话,包括曾指导员、边防团张连长和所有在场的人又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曾指导员赶紧趁这个劲儿打个圆场!

  “没办法,就是这么一帮孩子,有时候气死你,有时候乐死你!有时候又急死你!”

  说着,半推半拽的把张连长送了出去!

  骆驼见秋红兵还站在那里生气,挑逗着说道:“还说我狗改不了吃屎?你才叫狗改不了吃屎呢!昨天都火烧屁股了,你还臭流氓臭流氓的那儿叨咕,是不是吓傻了?”

  “那是因为,你头发碰着我脸了!”

  “操!”

  骆驼心想:“烧死你丫得了!”


  吃过午饭,边防团又来人了。

  这次来的是几位军装外边儿罩着白大褂儿的,带着担架来的,指名道姓要接这三个伤员,转到部队的野战医院去治疗。

  带他们过来的,是上午和张连长一起的那个小战士,他给骆驼送来了一整套的冬装,外到棉衣棉裤军大衣,内到绒衣绒裤,衬衣衬裤大裤衩,还有棉帽子大头鞋连毡垫儿!全都有了!

  骆驼看着跟前这一大堆,贪婪的眼睛里冒出了烁烁蓝光!

  这是绝对正宗的军品真货呀!而且看得出来,全都是按骆驼的身量来的!

  这玩意儿还有啥可说的!太仗义了简直!

  “我们连长说,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吱声,还说,你们先去住院,等伤好了接你到我们那儿休养几天呢。”

  小战士认真地转达领导的指示。

  “哦哦,不必了不必了!”骆驼不错眼珠地看着床上的一堆衣服,嘴里对小战士说:“替我谢谢你们连长哈!你们医院我就不过去了,他们去!”

  骆驼用手一指付成安和龚建宇两个人!

  “你看他们伤的重,我这儿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不用去了!”

  实际上,骆驼是做贼心虚!

  明明是自己没皮没脸的耍无赖,要这要那的讹人家,可是人家不但不跟你计较,还白给了这么多东西,弄得骆驼脸皮子直发烫!甚至有一瞬间,真的感觉自己挺孙子的!

  哪儿还好意思再去人家那儿去住?

  再说了,等一会儿拔了吊针,还得好好试试这些衣服呢!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骆驼心里突然又冒出一个想法,给的这么容易!是不是开口要的太少了?

  早知道这么容易,还不如连背包武装带水壶什么的也弄一套,我都受了伤了,这不过分!

  不要脸就这么一回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你们要是还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听说你们那儿有战备压缩饼干?我没吃过,能不能弄点儿尝尝?就是尝尝,一盒就行,两盒吧!行不行?”

  “行,我回去向连长报告。”

  “同志,你收拾一下东西,咱们上车吧!”

  一个穿白大褂的军医似乎对骆驼略有不满,冷冷地打断了骆驼说话!

  “啊?”骆驼一只手打着吊针,另一只手翻动着床上的新军装,答道:“不去!你们把他带走吧,我不去了就。”

  “上级让我们接的是你们三个人啊!”

  “不去不去!赶紧走,麻利儿的!”

  骆驼随手拎起一件衣服翻看:“这还是四个兜儿的呢!牛逼大了!”

  在医院住了没几天,骆驼就闹着要出院了。

  并不是因为在医院里住的不舒服,有张兰淑和张国政俩照顾骆驼一个人,算得上是关心备至体贴入微了,没有什么不知足的!

  也不是嫌医院里太冷清没意思,从打住院那天开始,各连来探望的哥们儿一拨儿接一拨儿的就没断过,烟酒罐头格瓦斯床底下都堆满了。

  让骆驼下决心出院的原因,是实在受不了的各种采访,什么宣传股的、团委的、报道组的、广播站的、报社的,还有团宣传队的,天哪!每天要好多次面对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口气,同样的腔调,同样的嘴脸,就要被烦死了!

  赶紧打背包,麻利儿的滚蛋!

  连滚带爬的地回到三连,本以为该消停消停,该喘口气儿了,谁想到这帮人,他们居然追到了连队!

  无奈,面对这些来采访的,骆驼做了严肃地申明:

  首先,火不是我一个人扑灭的,大伙儿都去了!

  再者说,我不是因为救那几个人才受的伤,纯属是我自己点儿背!

  还有,我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也不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正是因为怕死,我才放火保命的!救了那几个女的是捎带的,该着是她们走运,赶上了!

  除了以上的说明以外,骆驼还语重心长地讲了自己对这场事故的看法。

  当前要抓的重点,是应该马上制定以后的防范措施,而不是制造英雄!

  还有,请上级领导们思考下,这个山火值不值得救?

  跑火的这片荒草甸,四周围全是水泡子,只要在关键的地段打好了防火隔离带,再安排人员值班看着点儿,这火你就是让他由着性儿的烧,能烧出多大损失?

  可如果为了救这个火真的闹出人命来,哪头儿炕热谁心里都明镜儿似的!

  此后,就没有人再来打扰骆驼了。

  结果,付成安和龚建宇被全团通报表扬,没骆驼什么事儿。

  连长何晓光走了,手上还带着伤,他临走的时候特意到医院去了一趟,跟骆驼告别!

  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不是骆驼及时赶到现场,那几个女战士不死也会被严重烧伤,而他的失职行为,则会对他将来的仕途会产生特别不利的影响!

  他会感谢骆驼的!

  若干年后,省委秘书处来函,核查何晓光同志在这场扑救森林大火战斗中的英勇事迹,时任江山农场副书记的曾指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何晓光连长身先士卒,带领全连指战员英勇奋战,在他的正确指挥和带动下,肆虐的山火被及时扑灭!所有参战人员无一人受伤,国家财产没有受到丝毫损失!”

  寥寥数十字,一个党和国家好干部,人民好公仆的形象跃然纸上!

  从团部医院回到连里休养的头几天,每天上午,卫生员小纪都来宿舍给骆驼打吊针,这个时候,张兰淑也会过来,帮换换药,洗洗绷带什么的。

  她又开始上夜班做颗粒肥了,每天早上交班收工后,洗漱完了就来骆驼宿舍,干完这些活儿再回去睡觉。

  下午睡醒了,再去老职工李姐家,炖个鸡汤或者熬点儿小米粥啥的,给骆驼端过来。

  张兰淑还把骆驼的棉裤改造了,从膝盖开始,左边裤腿的两侧都剪开了并缝上了拉锁,这样在换药的时候就不用脱裤子了。

  方便是真方便,就是看那条纯品军棉裤被剪成那样,真真儿地把骆驼心疼的够呛!

  到回来半个月左右,骆驼腿上的伤已经见好,肿也消了,白天没事儿到处溜达,有时候到马号去看看大老黄。

  这天,骆驼听打更的老闫头儿说,大老黄已经好多天不吃东西了!

  很多在山上拉了一冬天套子的牛,就算活着回来,基本上也是废了,干不了活儿也拉不了车,只能宰了吃肉。

  听完老闫头的话,骆驼赶紧到槽上看大老黄,大老黄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使劲用头蹭骆驼,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骆驼,宽厚的目光里透出满满的温情!

  骆驼对大老黄讲:“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大老黄好像听懂了骆驼的话,点点头,放心的低下头去吃槽子里的草料,它并没有真的吃下去,它就是要让骆驼看着它在吃,让骆驼放心!

  骆驼心里酸酸的,在山上的日子里,大老黄是自己的好搭档,遇到危险的时候,救过自己的性命,骆驼一直把它当作朋友来看待!

  又过了几天,大老黄真的有点儿抗不住了,一天到晚卧在一个角落里,不吃东西,骨瘦如柴的。

  每次骆驼来,都会从精料房里拿过来一些泡好了的碎豆饼和谷穗啥的,送到大老黄的嘴边儿。

  大老黄有时候嚼那么一两口,有时候闻都不闻,只是睁大眼睛看着骆驼,泪眼巴叉的让人心疼。

  惹得骆驼经常一蹲就是好几个小时。

  老闫头儿嘴碎:“喂它什么也不行了,它这是脱了力,缓不过来了!”

  “我知道,我就是想看着它吃点儿东西!”

  “那也不能喂它吃了,成天卧在这儿不活动,吃东西消化不了,堵了肠胃就更不好了!”

  “那我还能为它做点儿什么?”

  “你就每天过来看看它,跟它呆一会儿它就知足!你瞧它看你的时候那眼神儿,这是跟你说那,它得走啦!”

  舍不得也没办法,过了几天,大老黄还是去了。虽然骆驼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早走还省得受罪,可还是觉得心里不好受,胸口堵得慌,提不起精神来。

  村西头有一片荒地,骆驼叫了几个哥们儿,刨了个大坑把大老黄深埋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6-24 23: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  年少懵懂不识情为何物  花香无解哪知梦是相思


  埋掉了大老黄,骆驼没精打采的地回到宿舍,见张兰淑正在门口等着。
  看骆驼神色不对,张兰淑便问道:“咋地啦?脸色咋这么难看呢?是不是累着了?”
  “不累,我没事儿,进屋躺一会儿就好了。”
  骆驼说罢就要往屋里进。
  张兰淑赶紧拦住:“别进屋了,跟我去趟李姐那儿!”
  “干嘛去?”
  “王哥从七连拿回来的狍子肉,让咱们过去吃呢!”
  “我今天不舒服,没胃口!你自己去吧!”
  “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李姐才经意儿为你准备的,王哥听说七连一战友昨天刚打了个狍子,今早起就跑去分了点儿肉回来,要跟你喝两口,帮你解解心宽!走吧,一个人在屋里闷着,更难受!”
  听张兰淑这么说,人家是特意准备的,骆驼就不好再说啥,进屋拿了两听军用罐头,和张兰淑一起到了李姐家。

  当初国营农场的时候,来北大荒垦荒的大部分都是转业官兵和城市支边青年,这两年,随着轰轰烈烈开展的上山下乡运动,可各地知青又蜂拥而至!
  所以这儿不像传统的农村那样,村民们都有自己的宅基地甚至祖宅,这里的职工住宅更像是单位里的宿舍,一排一排的,格局大同小异。
  李姐住的这种“小六户”格局的房子最常见,每排六户,每户分为里外间,一进门儿的外屋有灶台,等于是个做饭的厨房,里边儿屋有半间是炕半间是地,来客人都是往炕上请,吃饭的时候也是盘腿坐在炕上,围着炕桌,既暖和又温馨。
  没进院儿就闻到了一股肉香,屋门开着,李姐正在外间屋的灶上忙活,张兰淑一见马上过去帮忙!
  李姐的丈夫王哥把骆驼让到了屋里炕上!
  “昨天听说他们套了个狍子,今天一早就赶紧往七连跑,紧赶慢赶的抢回一只狍子腿来,去晚一点儿就让他们分没了!你说是不是咱们运气好,有这个口福?”
  骆驼随口应付:“是啊是啊,还没进门儿就闻见香味儿了!”
  王哥对外间屋喊:“媳妇!怎么样了?骆驼馋虫都勾出来了!”
  李姐在外屋回道:“再等一会儿,不是有凉菜吗,你俩先喝着,一会儿就好!”
  骆驼把手里的罐头放到炕桌上:“王哥,先开这个!”
  王哥给骆驼斟满了一杯酒,把罐头拿在手里看了看:“嚯!军用的,牛肉罐头!好东西呀!”
  “这是上次跟边防团那儿讹来的,就剩这两罐儿了。”
  王哥把罐头放到一旁,道:“咱们今天有狍子肉吃,这个你还是带回去,留着自己吃吧!”
  说罢,举起酒杯,俩人先干了一杯酒,然后再次斟满。
  骆驼叹了一口气,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不吃牛肉了!这个你留着吧!”
  “为什么?噢,为了一个大老黄,以后连牛肉都不吃啦?这是何必呢!”
  “王哥你知道吗?大老黄它特别通人性,在山上救了我两次啊!为了救我它自己都受伤了!要不然也不会死!你说它这么重情重义,我命都是它救回来的,我还吃的下去牛肉吗?”
  见到骆驼有些动情,王哥给骆驼夹了一块炒鸡蛋,把酒杯端了起来!
  “那你也没必要以后所有牛肉就都不吃,大老黄不是今天给埋了吗?它对你有恩,如今也算是落了个圆满,这回事就过去了,以后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别往心里搁,就得了!”
  “不行!”骆驼把杯中酒喝掉,酒杯放到桌子上!
  “王哥,其实我明白,像大老黄这种情况,到哪儿都是趁活着的时候赶紧宰了出肉,一头牛再瘦,也能出个几十斤肉,起码够大伙儿实实在在撮一顿的,是不是?”
  王哥也把酒杯放到了桌上,看着骆驼,等他说下去。
  “可是这次,一直到大老黄咽气,也没有人说要宰了吃肉,这话连提都没有人提,这是为什么?”
  “是呀,那你说是为什么呢?”王哥看着骆驼,反问道。
  “那是大伙儿都给我骆驼面子,都知道大老黄在山上救过我的命,宰我也不能宰它!是不是?”
  “连长、指导员、司务长他们,也都给了我面子,我救火,救人,受了伤了都!这点儿面子,你说他们能不给吗?”
  “要说也是!”王哥点点头。
  “话说到这儿了,全连从上到下所有的人都不提杀大老黄这个事,全都是给我面子,那我应该怎么办?那我就,从此以后不吃牛肉!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可是……”王哥话刚要出口,就被李姐挡住了:“来吧!尝尝李姐的手艺,快,兰淑也上炕坐吧!”
  张兰淑坐在骆驼的边上。

  一大盆香喷喷的炖狍子肉端上桌,屋里顿时显得热闹起来,李姐把骆驼的酒杯斟满,为张兰淑也倒了一杯酒,说道:“今天是我替我兰淑妹妹,为感谢骆驼的救命之恩,特意准备的!”
  骆驼正在和王哥说着大老黄呢,被李姐打断,又提到救命报恩的话题,不由心里又难受起来!
  “报什么恩!有什么可报的?”
  骆驼端起跟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还想报恩呢!大老黄救了我两次呢,可是它死了呀!我想报恩也报不了了!”

  本来骆驼的酒量就不大,刚才喝了两杯已经有点儿上头了,这一杯又干下去,感觉嗓子眼儿有点儿顶,刚想吃口东西压一压,张兰淑已经用筷子把一块狍子肉,递到了嘴边,待骆驼刚嚼完咽下去,又送过来一块青菜:“来,清清口!”
  骆驼推开张兰淑的手,对她说:“要是报恩,那就赶紧麻利儿的!别像我似的,到想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是呀,人家兰淑一直就说要报答你呢!前些日子不是你伤没好不能喝酒吗!今天有狍子肉吃,恰好她又不用出工,!”
  张兰淑红着脸,端起一杯酒:“那我就先把这一杯喝了,谢谢你!”
  说罢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喝的精光!然后放下酒杯,就往骆驼碗里夹菜!
  “别别别,你吃你的,甭管我,我自己来!”
  李姐在一旁笑道:“呦!骆驼,你就让兰淑照顾你怎么啦?她那儿离你近,方便!”
  “不是,我自己能行,都够得着!”骆驼解释道。
  “够不够得着是你的事儿,人家愿意不愿意照顾你是人家的意思,这你都看不出来?”
  见骆驼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李姐道:“刚才你和你王哥说的话,我俩在外屋都听见了,你对救过你命的牛都这么有感情,说明你这孩子憨厚仁义,靠得住!”
  骆驼张开嘴刚要客气几句。
  “别插嘴!”
  李姐不让骆驼插嘴,接着说:“将心比心,人家觉得你好,要报答你救命之恩,愿意一辈子跟着照顾你,有毛病吗?错了吗?”
  “没错呀!”骆驼嘴上老老实实的回答,心里却总觉得李姐话里有套儿。

  自从来到了北大荒以后,说实在话,走得最近的女人就是张兰淑了,她当副班长的时候就在她的手下干活儿,一起上夜班儿做颗粒肥,一起做夜班儿饭吃,那时候只是觉得她像个姐姐一样,话不多性格挺内向,弄的饭倒是挺好吃的!
  后来她被人欺负,骆驼自然要站出来为她撑腰拔份儿,虽然从那时候起,也就不在一块儿干活儿了,但觉得俩人的关系更近了一些。
  尤其是骆驼在场院打更,张兰淑天天给骆驼收拾屋子,洗衣服弄饭,像个家人一样,以致那段时间,骆驼都产生了依赖性,后来她突然不来了,骆驼好长时间都没适应回来!
  这次救山火,骆驼受了伤,张兰淑无微不至地照顾护理,甚至拆缝被褥,洗衣服等,骆驼下不了床的那两天,还帮着倒尿壶,超出了一般同志间的关系!
  骆驼从小是由姥爷带着长大的,关系最密切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母亲,母亲给骆驼留下的最深记忆,就是永无休止的唠叨:“我三个孩子,你哥哥姐姐年年都是三好学生,每次家长会老师都要请我们介绍经验。到你这儿,每次家长会我们都挨老师批评!你呀,你都淘出圈儿去了!”
  另一个是姐姐,记忆最深的是她举着耳挖勺追着,非要给自己掏耳朵,到最后实在躲不过去,被逼迫扭着头,疼的龇牙咧嘴还不敢动,还得听着她念叨:“你看看,多脏啊!不掏怎么行!都快堵上了!”
  曾经的噩梦啊!

  所以,在骆驼生命中,带给他温存的女人,张兰淑是第一个。骆驼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温存!竟然觉得有些畏惧。
  她少言寡语,温柔娴静, 女人味儿十足,会照顾人,有一种暖心姐姐的感觉。
  她很柔弱,也需要有人去保护。
  可她在骆驼心里,是圣洁的,骆驼会尊她如母,敬她如姐,一直称呼她班长,从没有往别处想过。
  见骆驼发呆,李姐又问:“骆驼啊,你觉得兰淑怎么样?”
  “班长她,挺好的呀!”
  “那你稀罕她吗?”
  “啊?”
  “问你稀罕她吗?她可稀罕你!”
  “那当然了,从我刚来的时候班长就对我挺照顾的……”
  “别说那没用的!问你愿不愿意跟她好?”李姐真是个急性子!
  “跟她好啊?愿意啊!这不都挺好的吗?你看,全连都给我面子,连长指导员都不说我什么,这不都挺好……”
  “你可拉倒吧你!”一旁半天没吭声的王哥插了进来:“谁给谁面子啊!那牛是查出有病根本就不能吃,你还以为是冲着你才不杀的吗?你跟他们有什么面子啊?”
  “你以为你救火了,救人了,受伤了,连里就会记着你的好儿吗?别瞎想了!你把那些名啊利啊的全给推了,连里干部咋能借上你的光?谁还念你的好!”
  张兰淑见骆驼越听脸色越难看,急忙盛了一碗汤给骆驼。

  李姐拦住王哥,不让他再说下去:“你看你说这个干什么呀!”
  转过头来对骆驼说:“别说没人记着你的好,领你的情,兰淑就总跟我说,从场院那回你护着她,到后来扑山火你又救了她,她说她这一辈子都记得你的好儿,报答你的恩情呢!”
  “王哥,你刚才说的,不是骗我呢吧?大老黄真的有病不能吃,才不杀的?”骆驼不管李姐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问王哥。
  王哥也不顾李姐的阻拦,回答道:“全连就你一个人不知道,你太傻了,不信你问问兰淑,你李姐,她们不会骗你吧?你回去再问问你那几个哥们儿,实话告诉你,谁不愿意送个顺水人情啊!”
  李姐去捂王哥的嘴,张兰淑忙劝解骆驼。
  “不管怎么样,咱大老黄没受那一刀之苦,囫囵个儿的入了土了,终归是好事,大伙儿不跟你说实话,也是好意呀!”
  随后骆驼说的话却让人感觉很意外,他很淡定说道:“这么说我就不欠任何人的人情,用不着谢谢任何人了?”
  “对!用不着!咱不欠谁的!”王哥点头称是。
  “这么说的话,往后我也用不着忌牛肉了!”
  “对呀!”
  “吃!那罐头呢?”

  看到骆驼除了脸有点儿微红以外,没有表现出伤感,甚至还有些小兴奋的样子,李姐又提起了张兰淑的事情!
  “兰淑可担心你了,就怕你难受,接受不了,特意嘱咐我们别急着跟你说,你看兰淑对你多好!”
  “刚不是说了吗,打我一来咱们连,班长就对我特好,我都记着呢!”
  “你刚才还没回答我呢,你愿不愿意跟兰淑好?”
  “愿意呀!我刚说了,愿意呀!现在我们就挺好的呀!”
  “那今天在我这儿就明说了,跟她结婚,娶了她!把这事儿定了!”
  “干嘛呀?”骆驼吓了一跳,自己还不到十八岁呢!结婚娶媳妇这种事儿离自己还很遥远,想都没想过!
  李姐那半强迫的态度,也让骆驼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心理抵触!
  “班长是挺好的,可我没想过这个呀!班长这么好,就我这样儿的,我哪儿配得上?”
  “因为她稀罕你!你也稀罕她对不?你又救过她,她要报答你,你知道不?”
  “别逗了!”
  面对李姐这咄咄逼人的阵势,骆驼无奈中只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摆出了一副醉态!
  “那天一共有几个女的?等我数数,我清醒着呢!一共八个人,八个人对不对?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不知道叫什么,可是我数的过来,八个人是不是?”
  骆驼掰着手指头,满脸通红,嘴里喷着酒气!
  “这么多人都,都让我娶,我娶得过来吗我?那麻烦就大了!还得先给她们排上是不是?”
  “什么才叫趁火打劫,我趁着火劫了八个媳妇,我发了!”
  “您说,政府能不能答应啊这事儿?”
  “大老黄的恩,我还没报呢!”
  说出这最后的一句,骆驼迷迷糊糊的歪在炕上!
  骆驼闭着眼,听到李姐在埋怨王哥说:“本来是要说兰淑的事儿,你非得跟他说什么大老黄!”
  “我不是看他转不过弯儿来吗?我不能骗他!”
  “那你看现在这还怎么办?”
  停了片刻,又听李姐说道:“兰淑,我想起个事儿来,得跟你王哥出去一趟,你看骆驼醉成这样回不去了,就让他在这儿睡吧,有你在这儿照顾他,我们也放心!”
  “李姐,不行!”张兰淑说道。
  “有什么不行的?早晚都是你的人,怕个啥!”

  然后,就听到房门响,李姐和王哥出去了,又听到门上咔哒一声,竟然落了锁!
  “李姐!李姐!”张兰淑不敢大声,但是很急促地叫了几声,李姐两口子没有理她,径自离去。
  骆驼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张兰淑从外间屋进来,赶紧闭着眼睛装做睡着了。
  过了好半天,骆驼再也听不见有任何动静,就假装翻了个身眯着眼睛偷看,见张兰淑在一个离炕好几尺远的凳子上正襟危坐,正看着自己。
  骆驼赶紧又闭上眼睛,想着怎么才能打破这尴尬场面,又感觉嘴里发干,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吐沫。
  “渴了吧,起来喝口水再睡!”张兰淑轻轻拍了拍骆驼,柔声问道。
  骆驼坐起身来,接过张兰淑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两口,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继续装糊涂,脸朝着炕里边儿,又躺了下去。
  也许是看骆驼睡得不踏实,张兰淑坐到骆驼身边来,伸出手来轻轻地拍打骆驼的后背,就像在哄一个婴儿。
  骆驼顿觉浑身一紧,心里后悔死了,真不应该装睡,让别人当成孩子哄,多丢人哪!
  没办法只好忍着,再也不敢动弹。
  “别说,被人这么轻轻拍着,还真特么挺舒服的!”骆驼心里想。
  又过了一会儿,骆驼逐渐放松,真的就进入了梦乡。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天都大亮了,骆驼才被李姐急促的叫声喊醒!
  “你怎么还在这儿睡呢?”
  骆驼一骨碌爬起来,揉着眼睛说:“不好意思,昨天多喝了一点儿,就在这睡着了!”
  “兰淑走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骆驼一脸茫然:“应该是看我睡着了,她就回去了吧?”
  “哎呀你个傻骆驼!”王姐一巴掌拍在骆驼脑袋上!
  “你昨天在俺家喝酒记得不?”
  “记得呀!那还能不记得?”
  “你跟兰淑说啥了,你还记得不?”李姐继续问道。
  “那可不记清了!”骆驼真的想不起来自己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
  “我就是喝的再多,也不至于胡说八道惹得她不高兴吧!”
  “你怎么没惹她啊,你不惹她她能走吗!”
  “她上哪儿了?我问问她去!”
  “人都找不着了!她可别想不开!”
  “至于吗!多大点儿事儿啊!”

   听李姐这么说,骆驼吓了一跳,心想:昨天王哥李姐走后,我做了什么轻薄过分之举了?
  “多大点儿事儿?你自己去女生宿舍问问去吧,兰淑这回可让你给害惨了!”说罢,李姐愤愤不平拂袖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5 09: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引人入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6 04: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军与民,爱与情,把握得不错,述说得恰如其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7 17: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新出场人物:龚建宇、付成安、秦丽、唐亮、边防团张连长
  至少到目前,小说没有把骆驼打造成一个完人。
  在医院和边防团连长过招的过程里,写出了骆驼的机智、狡黠、虚荣的一面;而应对因打火救人接踵而来的宣传报道和荣誉,对张淑兰的感念,对曾指导员的评价,于大黄的离去温情不舍…… 骆驼的多面性格从这几个侧面被无保留地显现出来。
  这一章记叙的几件事,好像有点杂。

第三十章新出场人物:李姐的丈夫王哥
李姐家里的一场遭遇戏,让骆驼有点发蒙。
《九九艳阳天》男主角小高是个副班长;盼十八岁的哥哥“回家转”的小英莲还小。
这里,张淑兰是个副班长,骆驼感激她,心里称她为姐姐。两人只有“难开言”而没有“回家转”“再相见”式的离别,还要在一个连队生活下去。

十八岁不足的骆驼“发懵”,合乎情理,他更不会预料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 11: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骆驼活得真诚活得潇洒,性情中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2-8-17 22:22 , Processed in 0.30163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